位置: 首页 > 弘法活动 > 义工家园 > 义工家园|记父亲的佛化葬礼

义工家园|记父亲的佛化葬礼

发布日期: 2018-11-24 浏览量: 1,309 次浏览

记父亲的佛化葬礼

编者按:人生在世,终有双亲离别之日。当这一天到来时,作为子女如何更好地尽孝,是每个人关注的问题。文中,姐弟两人详实地记述了在父亲身患肝癌的晚期,如何以佛教教义对父亲进行引导,尽量使父亲减轻身心煎熬之苦、并通过念佛求生西方净土的经历。

父亲于9月17日入院检查治疗,诊断结果是肝癌晚期并含严重腹水。经过几天治疗,父亲还是腹胀得厉害,而且排尿少的症状也没有太大改善。医生说:“发现太晚了,失去手术的机会了,目前只能靠点滴白蛋白和注射利尿剂维持,没有其他太好的办法。”父亲自己也知道了诊断结果。我和父亲、母亲、两个姐姐一起商量后决定办理出院。出院的原因是:一是希望能通过中医治疗产生奇迹;二是这个病西医上来说,医生明确告诉我们无法逆转,只能维持,与其最后全身插满管子痛苦而死,不如死得好一点。而且如果在医院离世,助念的环境和因缘会非常糟糕,这对父亲能否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肯定会造成极大障碍。
从医院回来后
从医院回来后,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虽然是父亲、母亲、姐弟一起做的决定,但是看到父亲虚弱痛苦的样子,心里憋得很苦,仿佛有一座山压在胸口。回想父亲在医院做检查的时候,当我把他推进CT室的时候,看着他骨瘦如柴的身躯,眼泪就快忍不住了。随着CT室的大门关上,我终究还是留下了眼泪。为了不让母亲看见,我只能脸朝墙角,躲着擦干了泪迹,还好眼泪不多,母亲没有发现。因为我知道如果让母亲看见,很容易引起母亲崩溃哭泣。父亲做完检查出来后,母亲让我回家带些生活用品来医院。我想也好,病房的气氛太压抑了,我从医院回到家里后,关上门,跪在阿弥陀佛的圣像下痛哭了一场。想起了从小到大和父亲相处的种种,哭得很大声。

我哭完后,感觉心里也稍微没有那么堵了。我就想自己学佛多年尚且如此,要是母亲的话,岂不是更不可控?父亲如果临终的时候,母亲或者我们忍不住哭泣的话,对父亲是极为不利的。所以当时就思考为什么自己老想掉眼泪呢?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自己老是去回想和父亲相处的种种,越是回忆过去,越容易哭泣。但是细想一下:我的哭泣,对父亲的病情没有丝毫帮助,而且还容易引起母亲的情绪崩溃,引起父亲的割舍不下。后面我就发现,我是要让父亲去极乐世界的,他是有未来的,我要去思考他的未来,他如果能到极乐世界,也算圆满了,他就不用再受生,轮回六道了,不用再经历生老病死,可以有无量寿命,这个相当于就是解决了生死问题啊。

当我想他的未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就不那么容易哭了。同时也想到,要让母亲的情绪可控,我得好好开导母亲,让她知道,现在哭是没有用的,让她知道现在不能老想过去,我们要想他的未来,想着父亲以后可以到极乐世界去,那是个好地方啊,应该高兴,到了那里就没有生老病死了,身体永远年轻,而且长生不老。我还告诉母亲,如果临终的时候哭泣,会极大的让父亲放不下,从而堕入到三恶道,这样就不能投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我后面还告诉母亲,我说:“你要哭的话,你趁早躲哪里哭一场,千万别到临终关键时候哭泣,我已经大哭过一场了。但是只能哭一场,不能老是流眼泪,你身体受不了,你要是也倒下了,我们姐弟几个就真有的累了..... ”
劝导父亲念佛
父亲回来后,一边喝中药,一边艾灸,还有我们给他按摩推拿之类的。在跟父亲按摩或者艾灸的时候,就经常跟他说要好好治疗,好好念佛,能治好就治,万一不行,就一定要咬住这句佛号,要去极乐世界。我适时抓住机会播放大安法师讲净土的视频、净界法师的《佛说阿弥陀经导读》。其中有说到大安法师的母亲往生的事迹,我跟父亲讲:“你要有信心,你肯定也可以的。”父亲在我小时候就说看过外婆的鬼魂,那个时候,我们家都没有人学佛。我就借着这个话题说:“你既然看过鬼魂,就应该知道人死了不是什么都没有,如果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你怎么可能看到这个呢,所以佛菩萨是有的,鬼也是有的,六道也是有的,极乐世界也是有的。”

看到父亲病得痛苦,我就叫他念佛,我说:“娑婆世界苦,你现在痛苦也是因为有这具身体,如果你不召感来这具身体,你就没有这个痛苦了。这辈子没有修好,没有到极乐世界去,又要投胎继续轮回的,又要再一次的经历生老病死,很苦的。只要心里相信有极乐世界,相信慈悲的阿弥陀佛的48大愿, 并且愿意渴求去极乐世界,就一定能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你念佛有妄想没事,关键是前面两点:一个是信;一个是愿。这个不是我说的,是很多祖师大德说的,比如净土宗祖师印光大师文钞中说过:“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低全由持名之深浅。”阿弥陀佛在没有成佛的时候,发了这些愿,发了这些誓言,现在他已经成佛,就说明他这些誓言全部都会实现,你要对阿弥陀佛有信心。”还有,就是跟父亲讲《净土圣贤录》中,比如有八哥鸟往生的,有屠夫死前念佛往生的等等,以及通过观看净土修行的相关视频,重在培养父亲的信和愿。
对待亲友的探视
父亲从医院回来后,老家的亲戚知道父亲病了,说要过来苏州看望,他们只是通过视频看到父亲消瘦,倒并不知道他具体什么病。我看到父亲这么虚弱,随时有离开的可能,不想让他们过来苏州。一来,母亲的情绪在我开导之后,还算稳定。要是这一大帮亲戚过来,肯定要大哭了,我妈要是看到他们大哭,肯定控制不住,说不定母亲也要悲伤倒下。

基于此种情况,我想起了之前参加的关于“生命关怀和临终助念”培训中所讲的,要观察并安抚重病者的情绪,要尽可能的满足病者的合理愿望以免留遗憾或起嗔恨,同时要善巧心平气和的告诉病者良好的助念环境对死者本身的利益。于是我带着探视的心理跟父亲说:“如果他们过来,对你的病情不会有帮助,而且还可能干扰到你,生命不能预演,只有一次机会,您打心里还想见他们吗?”父亲想了想对我们说:“那就没啥见的了,别让他们来。”所以最终全家统一意见决定不让老家的亲戚们过来。于是父亲强行打起精神跟他们视频,说自己这个只是内脏下垂,不碍事。不过要休养很久,等休养好了再回老家一趟。视频过后,亲戚看到我父亲还能说那么多话,稍稍放心,于是决定先不来看望了。

有了父亲这颗定心丸,我们三姐弟和母亲决定,如果父亲真的死期已近面临死亡,那我们无论如何都会等助念完,再通知家里的亲戚,尽可能的为父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扫清障碍。我们姐弟几个担心父亲是心血来潮,迫于无奈才说“不想见老家亲戚”。为了双保险,临终前的一段日子,我多次询问过父亲有没有什么心愿或有什么放不下的事情要交代的,父亲就说:“要好好照顾好你妈,其他也没有什么的。”

父亲生病的时候,我反复跟他说:“人这一辈子很苦,从小到大再到老,现在也跟做梦一样,一晃就过去了,生老病死谁都逃不了,你只管好好念佛,到了极乐世界先等着我们。到时候我们一家都能到西方极乐世界相聚,到了那地方,我们就不用再遭这些罪了。不会老、不会病、不会死,可以一直不分开,还拥有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快乐。娑婆世界的快乐好比刀刃上的蜂蜜,蜂蜜虽甜但会割伤舌头,这是一种有副作用的快乐。”父亲点头同意。

父亲的临终

10月15号晚上8点,父亲开始咯了点血,我看到父亲的右大腿有皮下出血,我心里感到不妙,想到这可能是消化道出血的预兆。晚上12点多的时候,开始持续咯血出来,有暗红色的和棕色的。那个时候,我感觉父亲随时有断气的可能,所以求救于助念群,我希望请师兄现在就过来开始助念。不过由于时间太晚,助念师兄都睡着了,没有回应。我看了下表,我感觉要靠我和二姐自己准备好助念了。看着父亲间歇性的吐出棕色的血来,我问父亲要不要吞服些白芨粉止血,父亲说:“不用了,止血也没用。”于是只能作罢。

我这时心理盘算着:“不知道父亲会什么时候断气,我该什么时候开始念佛。”后面助念群里有一位师兄发了一篇文章--《濒危病人临终关怀注意事项》,我看到这篇文章里面有说到“如何判断临终状态”。其中有一条是:“呼吸变化——病患会出现不规律的呼吸形态,张口费力地呼吸,呼吸变浅而且速度加快,或出现10~30秒呼吸暂停的现象,这是临终患者呼吸停止前的一个重要征兆。这意味着死亡就在几分钟之内,甚至更短。”

5点半的时候,父亲右侧卧闭眼休息,这一夜他都因为腹胀疼痛没有睡着,神情疲乏。我低下头在他耳朵旁说:“老爸,你不用担心,你自己是相信有西方极乐世界的,而且你确实也希望去,有这两点,你一定能到极乐世界的,念佛念得好不好不要紧,最多品位低一点而已”。父亲听后微微点头。过了几分钟,父亲可能右侧卧睡着不舒服,又翻身仰卧。仰卧没几分钟后,我看到父亲胸口起伏速度加快,起伏幅度也很大,我一看,感觉情况不妙,叫了一句老爸,但是父亲并不回应,还是胸口快速的起伏。

于是我马上开口唱念济群法师的四字弥陀——“阿-弥-陀-佛”,二姐和我母亲听到我大声念佛,马上起身一起在念。我母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想用手去摸父亲,我一把拂开,示意别动。母亲看到我严肃的表情,也赶紧下床站在我身边一起念佛。大概念了几十秒到一两分钟之内,看到父亲眼神望着天花板一动,同时嘴巴微微上拉了一下(很像是刚微笑了一点点就戛然而止的张嘴),然后就彻底不动了。
为父亲助念
我们持续的念佛大概过了40分钟,然后边念佛,边示意我姐去联系助念群的师兄,然后把念佛机打开,开始跟着念佛机速度慢一点的念佛。然后就是助念的师兄陆续到来助念,助念维持了36小时,然后师兄帮忙换衣服,换衣服的时候,父亲全身是柔软的,不过因为父亲是肝腹水,本身水肿,所以皮肤很多地方有渗水出来。

换好衣服后,又念到天亮5点多钟左右,等于助念时间基本达到了48小时。6点钟父亲被装好在木龛里,抬往灵岩山火化。在灵岩山为父亲安排了很多普佛,回到家放生、念佛、助印经书并发愿在父亲七七四十九天内吃素。希望这些能帮到父亲。然后火化完后,打电话通知亲戚,告诉他们是遵从了父亲的遗愿才如此做的,亲戚们都理解了。

感恩佛菩萨慈悲、感恩三宝加持,才使父亲在这期生命结束时处理得较为如法清净。这里要特别感恩导师,感恩书院,感恩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法师、师兄,所有排班和未排班来助念的师兄,谢谢您的鼎力相助,不辞辛苦熬夜为我父亲助念,这么多恩情不知道如何报答。真心一片,拙笔一只,感念三宝,此拙文以作法布施。

启示

现在总结下如何让自己不那么容易哭泣?

第一,别总回忆过去,要多去想未来,多去想如何开创来生,多为来生铺好道路和因缘,因为哭泣对病人对自己都没有任何作用。

第二,在病人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去找个地方哭够一场吧,哭完可能头脑会清醒点。

第三,作为直系亲属的话,我们最好平时就要有相应的定力和如理思惟,不然很容易陷入到情绪里面而不能自主。记得济群法师说过:“有时你有烦恼,有时你没烦恼,那只说明烦恼存在,并不等于你就是烦恼。认识到烦恼不是你,和烦恼保持距离,对烦恼保持觉察,是解除烦恼必要的手段”。同样情绪也不是你,如果没有相应的观照力、定力的时候,是很容易陷入情绪当中去的,受情绪摆布。而这种观照力和定力,需要我们在平时做的定课修行中慢慢培养起来。

在照顾父亲的期间,我也尽力去找相关助念的文章和PPT看,比如快断气前的助念和断气后的助念分别如何操作。比如病者断气后,神识一般要经过8个小时才离体,甚至更长时间。在此期间不能触碰亡者,不能哭,不能闹。比如助念要从什么时候开始介入比较好,看大安法师的文章中说:“一般为了保险起见,断气之后,还要继续念佛二十四个小时,至少也得念八个小时。如果断气之时没有往生,进入中阴身阶段,这个时候,中阴身听到佛号,生起信愿,也是可以往生的。但是这种情况不好把握,主要还是看临终那一刹那,文成印坏,即刻往生。”比如要在断气前就开始在边上助念,因为你不知道病者什么时候就可能进入中阴身了。比如什么是中阴身?如何判断病者马上就会咽气了?这些都是要我们家属提前知道、提前做准备的。我们大家经常喜欢买各种保险,保险还要花钱,但是对于这个人生大事——死亡,却很少花精力去研究和准备,这实在不应该。毕竟我们每个人都一定会死的。

另外,要想有个比较好的助念环境,病者最好早做遗嘱或者嘱咐。比如拍个视频,告诉亲朋好友,我死之后,你们千万别碰我,别哭,别闹,一切都要按照佛教往生的仪轨来,一切听从某某的安排。这也是提前做好准备的一个重要环节,非常的重要啊。

再次感恩佛菩萨慈悲、感恩三宝!

观品、观庐 姐弟合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jcedu.org

Copyright © 2018-2019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  技术支持:江苏绿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05004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