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禅修·界文法师·正念禅

禅修·界文法师·正念禅

发布日期: 2019-01-06 浏览量: 94 次浏览

界文法师

非常高兴,我们又相聚在这个美好的禅堂里。昨天介绍的是慈悲,今天晚上要为大家介绍如何在禅修中去体验智慧。开发智慧,就要通过正念的禅修,也称作内观或智慧禅。修习慈心禅,我们要观想可爱的对象,然后祝福他,安住在慈爱的心念中。而正念则不须要你去做任何观想,不须要让你自己生起任何一种东西,你只须要保持觉知:知道、知道、知道……

前天,我们在寺院巡礼的时候,禅堂里有个牌匾叫“正法眼藏”。“眼”,说明智慧是让我们看到,知道,照见,所以它常常被比喻为眼睛。你不知道的时候,就像盲人一样处在黑暗混沌之中,但当我们知道的时候,就好像刹那之间看到了,明了了,不再是混沌的,而是清清楚楚。正念的禅修就是一个不断学会知道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要比慈心禅更容易。因为你不须要去创造什么,甚至连让自己生起慈心这样的努力都不需要,你只须要“知道”。知道什么呢?知道诸法实相,知道生命究竟的奥秘。那就要从当下来做起。

第一步,就是知道我们的此时此刻。如果开始知道我们的此时此刻,那就已经开始了智慧禅的修习。所以,此时此刻,你知道自己在这个禅堂里吗?知道吗?大家知道,是吧?然后,知道自己在座垫上吗?知道自己的面部表情是怎样的吗?不要直接回答我说知道,你真的知道吗?可能你要马上去检查一下:我在笑,还是在皱着眉头?我的面颊是放松的还是紧绷的?知道自己的心情是怎样的吗?知道自己的身体是紧绷的还是放松的吗?当我们来向自己提问的时候,当我们去体会的时候,智慧禅的修习就已经开始了。

如果发现自己很僵硬,非常紧绷,你就可以去觉察这些紧绷僵硬的部分,这个时候你可能会动一动,让自己放松。可能是你的坐姿有问题,也可能你的心态太紧张,也可能紧绷和僵硬已经是你的一个习惯了,因为你一直都没有关注过自己的身体。当我们发现它的时候,可以带着一种慈悲的自我关怀和自我了解的态度,轻轻地对自己微笑,让自己放松,再放松,看看是不是轻松一点,柔和一点,自在一点了。

如果我们感觉到自己的心还有点焦虑,有一点动荡,那么可以做做深呼吸,可以轻轻地告诉自己:这一个小时,我就是拿来体会自己的,我要让我自己放下,再放下。慢慢地,让我们的心安静,再安静,无牵无挂,无思无念,无忧无虑,就只是非常简单,非常安祥,了了分明地知道自己的此时此刻,对自己充满了慈悲,也充满了觉照,没有昏沉,没有散乱,不怀疑,也不产生贪和嗔,这就是消除了五盖。我们安住在这个状态的时候,就是正念的基本状态,所以大家此时此刻已经开始禅修了。

当你觉察自己此时此刻的身心现象的时候,你会感受到身体、坐姿、身体感受、表情和呼吸,你也可以觉察到你的情绪,感受到身体有些部位舒适,有些部位不舒适。你可以感受到你的心念流动变化,有的时候没有杂念,有的时候又开始思考,回忆过去,展望未来,有评价,内心里在说话,发展的各种各样的想法,这是你看到了心念。你还可以体会到你的六根门头,眼耳鼻舌身意所觉察到的现象。比如,现在我在说话的时候,有听到我的声音,是不是?一句一句地生起来又灭去,不仅听到声音生起来,也能知道每个字在它生起的当下都消失在虚空中,不仅知道有声音,也可以知道声音的灭去。

所以,身、受、心和一切法就是整个正念禅修所要觉察的,所有的都是在此时此刻发生。我们不可能去体会过去的法,因为它已经灭去了;不能体会将来的法,因为它还没出现。所有的法都是在此时此刻发生着,我们看此时此刻它们本来的样子。

对于初学者来说,观察的范围那么多,就会觉得有时候会有点不知所措或者有点乱,那么你可以选择观呼吸或者观察你的坐姿:坐着、坐着、坐着。以这样的方式观察你身体感受的流动变化,从这地方来不断地去觉察,这样我们的禅修就会变得比较单纯一点。但是,你如果很熟练了,就会对身受心法都有觉察的。只要保持“知道”就可以了,不需要去创造什么,它们是现成的,自然发生的,如是如是的。正念的禅修非常省力,甚至像慈心那样的,要让它生起来的那种努力都不需要,你只须要“看着、看着、看着”、“知道、知道、知道”,让自己安住在此时此刻就足够了。

古德们说,“知之一字,众善之门。”知道,是一切善法打开的门径,我们只有保持“知道”,才有可能开启无量的善法,所以说它非常得宝贵。如果我们进入不知不觉的状态,那么,你的禅修就错失了;如果进入心不在焉的状态,心不在,我们的禅修也失去了它的觉照力。要用一种非常放松、非常自然、完全不用力的方式“知道、知道、知道”。这种方法让你内心里很舒适,身心都会很安然,得到一个充分的自我了解、自我关怀与自我洞察。

就像慈心禅一样,正念的禅修也是生活化的,在行、站、坐、卧、走路、拿东西、跟人交谈、吃饭、洗澡、上卫生间、倒垃圾……所有的时候都是可以修的,它也是一个生活化的禅修。

法师释疑

营员提问1:近来,禅坐中口水直流,都不需要带矿泉水了,觉得渴了,我就静下来观察呼吸,这是什么情况呢?

法师开示:放松的时候,唾液腺的分泌变得非常发达,嘴巴里边会有一种甘甜的感觉,甚至觉得口水很多,这时,你就自然地把它咽下去,咽下去就行了。不要让口水成为你的问题,它只是你观察到的一个现象。既不期待它更多,也不想让它更少,如实观照就是最好的。除了口水增多之外,我们可能还有其它身体感受的现象,要觉察自己的心理反应,那么,我们的禅修就会比较健康地在不断进步。阿弥陀佛!

营员提问2: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地禅修。在禅修的过程中,一方面觉得自己好像变得很重很重,但同时又觉得自己很轻很轻,我觉得我能意识到我的存在,但是我就是感觉不到自己,看不到我自己,就好像是我融入到周围的环境里。我尝试观察呼吸,我用力呼吸了几下,甚至没有任何感觉,就觉得好像是空气在流动一下。我试着动了动我自己,后来幅度加大了一下,也都好像是机器人一样。我觉得我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但是我真的没有感觉,我觉得这种感受很奇妙。我就想请问法师,这样正常吗?或者说这样对吗?

法师开示:可能在座的其他人也有类似你的这种现象,有时候坐在那里,突然就跟石头一样得动不了,或者找不到身体在哪里,都有可能。在禅修中有八种现象:变轻、变重、变得僵硬或特别得柔软、有虫爬、发冷、发热等等。这些都是放松之后的一些身心现象,没有对错之分,关键是这时候你的心保持“知道、知道”就好。你要提醒自己是不是仍然在放松?是不是感受到僵硬?如果自己会有害怕或者说会紧张,就提醒自己“知道、知道、知道”,让自己不断地微笑。不管你出现了轻还是重、冷还是热,它都只是一个现象,就让它们自然地流动变化。如果感觉不到呼吸,哪怕你很猛烈地呼吸了几次,但是一放松,呼吸又找不到了,那也不要紧,你就保持“知道、知道、知道”。如果你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那也不要紧,这个身体只是一个幻象,是吧?我们不须要去找回我们的身体,你不会把自己的身体丢掉的,所以它肯定在那里。我们就在心上面下功夫。在这个时候,如果感觉身体消失了,你就观察自己的心念,检查自己的心,不断地保持觉照,让自己宁静再宁静,放松再放松,放下再放下,这样,你渐渐地去看到自己动荡的部分,看到自己紧绷的部分,慢慢地通过觉照,让自己的心进一步地放松,我们的禅修就会不断地进步。

营员提问3:我是利用呼吸来使自己平静,但是一旦平静下来以后,杂念会升起,然后呼吸可能又丢掉了。我就想起您说的,需要我们“知道、知道”。我知道我有杂念,可是我同时又想把呼吸也找回来,这个时候,感觉自己就忙不过来了,到底我是应该先知道我生起了杂念,我看着它起来又消失,还是说我应该先把呼吸找回来,让自己那个心能够安下来。

法师开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他出现的这个现象可能在座的很多人都有,应该怎么来处理呢?一般来说,如果你观察呼吸比较顺畅的话,那么你就应该不断地来知道呼吸,当你“知道、知道”的时候,你要提醒自己,知道自己仍然在呼吸着,知道呼吸是柔软的还是僵硬的,如果说你的呼吸很僵硬,你就让自己的放松再放松,微笑再微笑,让呼吸柔软。那心念怎么办?心里杂念很多,来来去去。你不要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看心念上面,否则的话,对于初学者来说,你越看念头越多,就让这个念头像一条河流,自动地流淌,我们坐在这个生生灭灭的念头的河流里观呼吸,不断地找到呼吸,这样子的话,念头就不会成为你的困扰,否则的话,你可能会迷失在这个念头的河流里。

营员提问4:这是我第一次进行禅修。昨天修慈心的时候,环境那么恶劣,我还是感觉心情很平静。但是,今天在修正念的时候,可能大家都觉得很平静,很祥和,但是我修到一半的时候,呼吸有点不顺,所有的气都堵在胸口。我很想生气,觉得方法可能出错了。然后我尽可能让自己的呼吸缓慢,就是放不下来,头就慢慢冒冷汗,整个的人很烦躁,头很痛。然后我就醒过来,稍微观察了下周围,调整过来,就念慈经,心又平静下来,为什么我会出现这个情况呢?还是说正念不适合我修?

法师开示: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她这个现象可能也非常具有代表性。这里边有几种可能,第一,我们的身体没有得到高度放松,心也没有完全放开的时候,呼吸就很容易产生憋闷、卡住、堵塞的感觉。当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如果你很努力地想要去修,想要去观,你就会特别地不舒服,甚至于像你感觉到就是有点烦躁了,甚至出冷汗了,所以你采取的方法是非常好的,你就及时地睁开眼睛,暂时地放下这个呼吸,来停止一下,观察一下周围,这样你就不会受它的困扰。然后,你通过修慈心,让自己重新安宁下来,这个是对的,你的处理方法是可以的。

在你感觉到自己急躁、憋闷、堵塞的时候,不要谴责自己,一定要非常温柔地对待自己,那可能是你太用功、太认真、太投入,不够放松,这时你要提醒自己微笑再微笑,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让自己重新地舒适,这是最重要的。禅修必须在非常舒适、轻松的状态下来修行,它不能够通过意志力,狠狠地用力来修行。当然,有时你的那种僵硬、堵塞与急躁,如果你给自己一点时间,慢慢来,慢慢放松时,它也会慢慢地缓和下来,会渐渐地化开,会变化,渐渐地又通畅起来了,心慢慢地在安定,那也是非常好的,我们就可以渐渐地来进入。但是,如果你越观越紧,越观越焦躁了,那么,及时改换你的修习方式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我们的修行就会非常得愉快,也很安全。

回家后,你们如果还想经常地练习修行,我建议上座以后先修一会儿慈心,先对自己修一会儿:平静喜悦、平静喜悦。等到你的心静下来了,身体很舒服,然后再切换到呼吸上;或者你修一会慈心,你的呼吸会自动浮现出来,你就观这个呼吸;如果观不好这个呼吸,观呼吸很憋闷,也可以放弃对呼吸的观察,就只是感觉自己“坐着、坐着、坐着”,就够了,不一定非要观呼吸。

营员提问5:正念的禅修是不是就是要感知自己的当下?比如说感知呼吸,感知坐姿,感知身体的部位或者感知周围风的流动等等这方面。我感知感知着就走神儿了,走了很远之后,突然意识到了,回来之后,然后又走神儿,总是走得特别特别远,然后我就很苦恼。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在禅修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去规避,有没有小方法、小技巧?

法师开示:对的,正念的禅修就是觉察你此时此刻的身心现象。

非常好的问题。当你知道你自己走神的时候,就说明你是有觉悟的。如果我们没有学习过正念的禅修和这个理念,我们是不知道自己走神的。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你们知道自己走神了吗?你是不知道的,因为你一直在走神。所以,你应该为此感到高兴,而不是应该为此感到苦恼,你应该感到很高兴,我的觉性又回来了,我正在觉知。正念的禅修就是在不断地提醒自己就行了,发现自己走神就再回来,再知道,不断地提醒自己知道。所以,说它容易也非常得容易,说难也是有些难度的。在这里没有技巧,只有信心和精进力,你对这个方法有信心,知道这是通往觉性、通往觉悟必不可少的一个过程;第二个你有精进力,不断地对治自己的懈怠心、放逸、散乱,常常地回来觉照。

你一旦体验到正念的好处,当你活在当下的时候,内心非常地清明,身心得到了很好的调整和关怀,你会越来越喜欢这个正念。走路的时候观察走路;吃饭的时候你观察自己嚼、嚼、嚼;味道的生起,到喉咙里的灭去;洗脸的时候你观察毛巾与脸的接触;喝水的时候,你感觉水进入嘴巴的状态;工作的时候检查自己是急匆匆的,还是用僵硬的姿势在工作。一切时都是可以开始正念的时候。

当我们拥有了正念,就能把自己的身心调整到最佳状态。了解了正念的好处,你会喜爱这个方法,你会不断地去让它深入到你的生活里去,最后能把你整个生活转化为一个觉悟的修习,这是非常幸福、非常愉快的一个道路,祝福你!

营员提问6:有一次打坐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一下子好像醒不过来了,当然内在的自己是很清醒的,我就想自己快点醒过来,快点醒过来,但就是出不来,这种状态是否正确?怎么会产生?

法师开示:醒不过来的时候,如果你的心知道的话,你不用要求自己醒过来,你就提醒自己“知道、知道、知道”。可以通过觉察自己的脚与大地的接触,让你重新回到当下来,也可以通过觉察自己呼吸的方式,觉察自己身体的存在、此时此刻的心念等方法。你不用担心,不会醒不过来的,因为你知道、知道,你就已经醒着,没有睡着,任何时间你都可以觉照,知道自己。如果你能够有系统地打坐,可能对正念的练习会更深入一些。当然,在书院学习的学员们,你不须要改换你的功课,念三皈依,或者说思维、观察修,那都属于正思维,正念的禅修是属于正念,慈心禅是属于正定,持戒就是属于正语正业正命,这些都是八正道的内容。它们是一个完整的修习,互相配合。学佛是一个系统工程。

最后,也祝愿大家在未来的人生旅途上,在我们修行的道路上,不断地吸收佛法的智慧,了解这个法,来实践这些法,把慈悲和智慧的甘露吸收到我们的生命里来,让我们的未来变得更好,让我们的生命走向光明和觉悟。阿弥陀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jcedu.org

Copyright©2018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  技术支持:江苏绿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