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当公共卫生遇到佛法.从生理健康到心理健康,从公共预防到道德预防

当公共卫生遇到佛法.从生理健康到心理健康,从公共预防到道德预防

发布日期: 2020-02-07 浏览量: 198 次浏览

从生理健康到心理健康

济群法师:
正如曾老师所说,大众对公共卫生的了解很不完整。所以我们要探讨的主要有两点:一是公共卫生关注的具体问题有哪些?二是通过什么方式来解决问题,保障公众健康?刚才您说到疾病防治,我想这只是其中一个层面。据我了解,它是不是应该包括心理卫生、生理卫生,还有生活环境的卫生?
曾光教授:
您理解得很好。确切地说,我们把致病因素叫危险因子。比如生物因素,是指病毒和细菌,这是贯穿人类历史的主要病魔。特点是一人得了传染病,大家都会受到威胁。SARS爆发的时候,中国死了三百多人,全世界死了不足千人,为什么引起那么大的轰动和恐慌?一方面是疾病传播的危害,另一方面是恐惧的传播。可以说,恐惧比病原体的传播威力更大。

当时如果北京人到厦门来,直接就被隔离了。因为有谣言说,SARS病毒可以在空气中传播。北京人身上都带着病毒,所以要立刻隔离。我们不但要控制传染病流行,还要应对谣言。

济群法师:
如果说公共卫生关注的内容,包含了心理卫生、生理卫生和环境卫生,现在是不是已全面推动?
曾光教授:
我们是从关注生理健康起步的,比如研制疫苗,使用抗生素。现在已经做到第二步:关注环境。这的确是一大进步。政府在下大力气治理污染,很多工厂都被关停,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把整治PM2.5作为仅次于经济发展的指标来提。现在的弱点在哪?我觉得正是您刚才说的,心理健康还没有真正顾及。
济群法师:
这和中国社会的发展有相当关系。在过去的年代,大家觉得有钱,能吃饱穿暖,就很幸福了。近几十年来,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很多人富起来了。但在发展过程中,除了给环境造成极大的污染,也给人心带来极大的污染,导致种种心理问题。这都是我们为发展付出的代价。

单纯从经济条件来说,今天很多人过得并不差,但真正感到幸福其实不多。没有了物质匮乏的烦恼,却依然不能满足,依然没有安全感,甚至出现种种心理问题。我在弘法中接触过不少企业家,他们在事业刚起步时,拼命追求成功,很有目标,感觉很充实。但成功后反而找不到价值感,反而不知道活着为什么了。

在过去,人们认为身体健康才是问题,很少意识到心理也需要健康。而在心理疾病日益普遍的今天,人们开始了解到,心也是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感受幸福的关键。此外,环境污染带来的问题也让人意识到,环境对人类生存多么重要。尤其在经历城市日益严重的空气污染和喧嚣后,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回归自然,在青山绿水间过一种田园生活。

作为公共卫生这个学科,需要引导民众认识——什么才是整体的健康。健康不仅是身体的,也是心理的,还是环境的。
曾光教授:
法师对公共卫生的要领无师自通,这个理解和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的定义颇为接近。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健康是三维的,第一是生理的健康,第二是心理的健康,第三是良好的社会适应能力。

经济快速发展,我们重视不足的不仅是心理健康,还有社会适应能力。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而努力?这是很重要的认识。比如各种假冒伪劣商品、违规食品对人的危害,都是道德堕落引起的社会问题。

济群法师:
从个体来说,人人都有追求健康的需要。但健康是综合的概念,不仅要有健康的身体,还要有良好的心态、健全的人格、高尚的生命品质。这才是理想的人生状态,也是建立和谐社会的基础。当今社会的各种乱象,从空气污染到各种假冒伪劣产品,其实都和人有关,和欲望、贪婪有关,和种种心理问题有关。如果民众没有健全的人格,就不可能有健康的社会。

讲到卫生,怎么来定义“生”?这是一个重要概念。多数人可能理解为生活环境,我看到有些词条上的定义是生命——保卫或维护健康的生命。作为生命的存在,离不开物质和精神。随着社会的发展,多数人有了基本物质保障,但精神层面的问题并没有因此减少,甚至越来越突出。所以对今天的人来说,拥有健康的心态、人格、生命品质,其实更重要。

立足于这一点,我想可以更好地解决公共卫生领域关注的问题,保障大众健康。因为身体健康离不开心态,也离不开环境。中医自古以来就认为,情绪会导致五脏六腑的不同病症。现代统计也证明,与情绪有关的疾病已达200多种,在所有患病人群中,70%以上都和情绪有关。至于空气、水源等环境污染和食品不安全造成的影响,大家更是有切身体会。现在癌症发病率那么高,就和整个大环境有关。健康是整体概念,推动公共卫生事业同样应该从各方面着手,而不是局限于某个方面。

从公共预防到道德预防

曾光教授:
您的解读令人耳目一新。怎么获得健康?我们有个理论是——预防为主。三级预防中,第一级是预防疾病发生,比如接种疫苗、限盐、戒烟、少饮酒;二级预防是尽早发现疾病,比如定期体检,有问题及时治疗;三级预防是已经有病了,但预防或减缓疾病的发展速度。

以上三级预防事关每个人,也需要政府的参与。比如第一级预防,要接种什么疫苗,投入多少钱?怎样保障疾控系统的有效运转?都需要政府作出决策。第二级和第三级预防涉及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政府要关心医疗的公平性和可及性,以及医疗投资效率,让百姓尽早发现疾病,看得起病,患大病后能得到更多关怀。

更重要的是政府公共卫生政策。如果没有好政策,可能下很大力气也取得不了成果。比如烟草在世界泛滥的原因,可归结为烟草成瘾、烟草经济和烟草文化三方面。如果政府的控烟政策仅仅针对烟草成瘾一方面,即使下大工夫宣传“吸烟有害健康”,在公共场所张贴戒烟广告,劝说吸烟者戒烟,都很难使吸烟率下降。美国纽约市政府认识到这点后,连续数次提高烟草税,使卷烟价格大幅度提高。短短几年内,使30%的人戒烟。另外,在烟盒上用70%的面积印上肺癌等吸烟后果的警示图,比印上“吸烟有害健康”的提示,控烟效果好得多。国外的经验证实,通过改变烟草文化的生态,使吸烟者每次买烟都受到刺激,又能促使1/3的人戒烟。

公共卫生的责任在谁?我认为,政府应该是预防的第一环节,我称其为“零级预防”。政府要真正做到预防为主,制定科学、有效的公共卫生政策,保障机构编制与经费投入十分重要。其次是公共卫生机构,这是负责百姓群体健康的专业机构,重要性不言自明。它提供服务的内容、质量及应急能力,必须与时俱进,不断加强。第三是医院要负起责任。两千多年前,扁鹊就提倡“上医治未病”。好的医生不仅是给百姓看病,也要宣传防病知识。

此外,公共卫生和各行各业都有关系。比如农业要保证安全食品,从种植、生产到运输、加工、销售,能不能杜绝假劣伪冒?对于进口食品,海关边防能不能把传染病挡在境外?总之,真正做好公共卫生,涉及面是非常广的。

济群法师
一方面,政府的作用特别重要,是从社会层面提供保障。另一方面,需要发挥每个人的自觉性。古人说的“治未病”就是一种预防,但这种预防偏于个人。怎样在更大范围内有效预防?关键在于,大众有正确的养生观和相关常识。

中国古代提倡的养生,往往以佛家、道家等思想为基础,从身和心两方面加以调整,所谓“修身养性”。从普通民众到知识分子,通过信仰或学习佛法,能自觉地遵循道德,规范行为,保有良好的生活方式和处世心态,这是身心健康的重要基础。

如果一个人不能自觉自律,不必说伤害健康的事,即使是砍头的事,也有人铤而走险。这就需要从源头改变,提高自身的修养和境界。佛教的戒律,就是引导我们过一种简朴、规律、有节制的生活;佛法的智慧,则能帮助我们正确认识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

认识提高了,我们才能建立有益身心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活。中国是家天下的社会,很多人心中只有家庭,没有社会。这一观念导致大众的公益心不是很强。西方哲学讲二元对立,人与自然是主体和客体的关系,客体要为主体服务,每个人要张扬自我,实现自我价值。而佛教提倡的平等观告诉我们,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存在是一体的,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外,佛教还以无我的法义,引导我们从根本上消除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对立。

在今天,很多人对道德不屑一顾,甚至担心自己遵循道德会吃亏。从佛教角度来看,遵循道德最大的受益者恰恰是自己。每个人都想让生命更美好。如果不顾及他人,不顾及社会和自然环境,必然给自己带来伤害,其次才会给他人乃至环境带来危害。

所以说,道德行为需要以智慧的认识为前提,知道这么做首先是基于自身的需要,而不仅仅是社会对你的要求。如果认识不到道德和自身的关系,我们探讨道德,推行道德,很容易流于形式。而当社会的整体道德水准不足时,推进公共卫生会有很大的难度。

曾光教授:
的确,提高素养是全面的,不单纯是健康素养的问题,也关系到道德素养、文化素养,甚至伦理素养。社会发展不能顾此失彼,特别不能忽略道德和心理健康这样的软指标。抓GDP容易度量,PM2.5也常规定量检测了,而心理健康不好度量,道德素养也不好度量。

但健康、道德、伦理都是发展的核心要素,关系到社会和谐和国民千秋万代的福祉。如果对这些问题认识不充分,不重视,经济再发达也不是理想社会,也不等于幸福的社会。我很认同法师的观点,虽然我们从事的事业不同,但大道相通!

济群法师
归根结底,还是要回归人的本身,关注和解决人自身的问题。我想,不管佛教还是公共卫生,在这一点的确是共通的,只是切入点和关注方式不一样。

去除心理病毒,守护同一健康

济群法师
佛教中有关“清净”的概念,和公共卫生有相通之处。我们希望身体和环境保持卫生,必须消除种种污染源。学佛修行的重点,则是要消除内在的心灵病毒。佛法认为,每个人都有“贪嗔痴”三毒,这是一切心理疾病的根源。比如现代人常见的忧郁症、焦虑、恐惧、没有安全感等,其实都和贪有关。因为贪,总想抓住什么,但世间一切都是抓不住的,欲求而不得,痛苦、烦恼就接踵而至了。从佛法来说,心是一切问题的根本。心理问题会影响到身体,也会影响到环境。因为欲望的不断膨胀,人们毫无节制地开发自然,索取资源,使地球遭受了几乎不可逆转的破坏。
曾光教授:
从公共卫生的角度看也是这样。我们现在面临的很多新问题,涉及群体的主要来自贪和痴,嗔更多是表现为个体。有很多相关事例。比如在养殖业的发展中,为什么流感病毒总是在变异?因为农户想在经济上全面提高,所以又养鸡,又养鸭,又养猪,又养鱼,人也天天和它们在一起。过去觉得这么饲养好,可以多获利。而且出于对利益的贪求,不断扩大规模,潜在的问题也随之增长。而痴就表现在缺乏科学常识,没意识到这么养的危害,不知道鸡鸭离得太近,鸡的病毒就可能传染给鸭。鸭虽然轻易不接收鸡的病毒,但万一传染,就可能造成病毒变异,产生新的病毒亚型,对人类和禽类健康构成重大威胁。病毒还可能经过猪的变异,再传到人身上,形成病毒的循环。“魔”就由此产生。

这样传播起来就不是本地流行的问题了,还会跨省甚至跨国流行。历史上几次世界范围的流感就是这么出现的,曾导致千百万人死亡,造成巨大的灾难。我们应对的办法就是改良养殖业,养鸡的专门养鸡,养鸭的专门养鸭,彼此生态隔离。这就是公共卫生“同一健康”的观念。

环境污染同样如此。片面发展经济,过度追求业绩,把GDP当成唯一指标,结果破坏生态环境,本质也是出于贪和痴。怎么改变?一方面要积极宣导,让参与者改变观念;另一方要有社会导向,政府要倡导全面发展,不能因为GDP高了,官员就得到提升,污染了环境也要追究责任。总之,要根据因缘因果,从产生问题的根源来分析,还得有科学依据,这样才能使社会平衡、健康地发展。

您讲的三种心魔,我按逻辑关系的排序是:贪、痴、嗔。为什么把嗔放到第三?因为嗔往往是贪和痴的后果。人有贪心,没智慧,就会引发嗔心。人为什么会起嗔心?可能是达不到自己的欲望,可能是感觉别人伤害了我的利益,也可能是自己缺乏理智、科学的判断,和各种关系不和谐。

公共卫生的工作重点是“弱势群体”。一般来说,越贫穷、越没知识的人,也是越脆弱、社会化程度越低的人。但这些最需要帮助的人,往往不会主动找我们,需要我们去找他们。他们在哪儿?有多少?怎么接近他们?怎么帮助他们?比如儿童免疫不足,需要打疫苗,需要掌握他们的详细信息,不能漏掉一个。又如对有心理问题的群体,怎么识别?如何接近?怎样帮助他们化解心魔?都是公共卫生的老大难问题,需要从理论到实践。为群体化解心魔,哪怕只是开一个开头,或有一点小小突破,都是非常可贵的。

济群法师
说到贪嗔痴,佛法为什么会把痴放在最后?主要是根据我们对这些烦恼的认识。贪和嗔的表现比较明显,而痴比较微细。痴不仅指判断错误,也指没有人生大智慧,不能认识生命和世界的真相。智慧和知识的不同在于,智慧认识的是本质,知识认识的是现象。哲学叫“爱智慧”,因为它关心的是本质:我是谁?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世界的真相是什么?都是形而上的大问题。

公共卫生领域包罗万象,涉及面广,包括心理问题、生理问题、社会问题、自然环境……这些都会影响人类健康。很多人把发展经济高于一切,结果拼命工作,把身体做垮了;不择手段,把心态做坏了;索求无度,把环境破坏了。如果没有健康的身心,没有适宜生存的环境,人生能有幸福可言吗?钱又能解决问题吗?这实在是本末倒置的做法。所以我常说:“修身养性是人生最好的投资,身心健康是人生的第一财富。”

公共卫生要倡导这些观念,让大家认识到,身心健康才是幸福的重要组成部分。我觉得,这也是公共卫生的核心价值,因为人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这个核心价值服务的,是为了获得幸福。如果没有健康的身体和心态,病魔缠身,烦恼重重,即使有再多的钱,再丰富的物质,也没能力享受生活,更不会有幸福可言。

济群法师
尤其在今天,地球是人类共同的家园,生活其中的人唇齿相依。在过去,世界其他地方发生了什么,彼此都不知道,也不受影响。但现在,人类的命运息息相关。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发生战争、火灾、金融风波等,都会波及全球。如果只想自己幸福、健康就可以,那是很难的。因为有太多的因素会干扰你,影响你。现在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就需要有博大的胸怀,从更高的角度看待幸福和健康。从广义上,公共卫生是跨国界的,甚至是跨地球的,关系到太阳系、银河系。因为一切都是众缘和合的,每个因缘,都在产生各自的作用。

对于出家人而言,个人修行和教化社会是相辅相成的。其中,个人修行是前提。当我们要帮助别人时,必须有健康的人格、心态,也要有高超的业务能力,知道什么是适合对方的开示,也知道传播哪些有益的观念,包括佛法智慧,也包括公共卫生这样的世间法。总之,只要是利益众生的事,寺院和出家人都应该根据自身能力积极参与。

佛教中,菩萨可以用各种身份服务社会,帮助大众。比如观音菩萨有千手千眼、千百亿化身。说到菩萨,不一定是出家人,可以是佛教徒,也可以像曾教授这样,以专家的身份,通过公共卫生的渠道造福社会,也是利益世间的方式。

公共卫生所做的事,和佛教有密切关联。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多年,一直在守护百姓的心理健康。我经常去参加心理学界的论坛、交流,发现这些专家们解决的问题,正是我一直在做的。很多信众遇到问题,或有什么心结,甚至心理疾病患者,如果愿意接受引导,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佛、禅修之后,问题都会得到不同程度的解决。“心病还须心来医”,这个心会患病,也能自疗自救。首先要从观念开始改变,重塑价值观,学会调心之道。在心理健康方面,佛教有理论,有实践,所以自古以来就被称为“心学”。

在公共卫生领域,控制疾病的重要做法是隔离,让病菌不再传播。同时增强体质,接种疫苗,提高身体的免疫力和抵抗力。在佛教中,戒律是起到隔离的作用。因为很多心理疾病和接触环境有关,远离不良环境,可以减少疾病诱因。此外,禅修可以训练我们的觉知力,让心安住在善所缘,从而阻止不良情绪的发展。通过这些方式,培养心的正向力量。

对于增进心理健康,佛教有一套完善的体系。从环境来说,“天下名山僧占多”,很多寺院地处山林,幽静清凉;即使位于城市,也以其宁静庄严,成为红尘中的净土。从生活方式来说,佛教倡导简朴、自然、少欲知足的生活,既有利于身心健康,也有利于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在心灵环保方面,佛教更是有着大量的理论和禅修方法,引导我们从改变观念、心态,到提升生命品质。总之,佛教在这方面本身就有良好的传统,如果再结合公共卫生的相关常识,针对现代人的特点进行宣导,的确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摘选自济群法师与著名公共卫生专家曾光教授对话

【当公共卫生遇到佛法】

排版|智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jcedu.org

Copyright © 2018-2020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  技术支持:江苏绿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05004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