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12:心灵环保         累计点击:1980次 上次访问:17/11/21 12:28 搜索   
曾以为济群法师是古代的人



慈 云

  遇到佛法之前,我正处于相当可怕的状态中。
   仅从表面上看,周围的人可能感觉不到我的状态有什么可怕。我居住在一个繁华都市的中心地带,住则有房,出则有车,可以穿戴得名牌满身。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收入在工薪阶层中算高的。我有自己引以为豪的专业技能,正在准备评定高级职称。我有不错的人缘,朋友熟人成群结队。我有藏书四壁,使我被提名为本市的“书香人士”。我开有个人网站,组织着登山暴走队,业余还在写书……如此等等,我所拥有的可以列举一大堆。
   可是这些完全不能使我幸福。
   话要从头说起。我的母亲是一位聪明的商人,在这个残酷的不易生存的城市里,长袖善舞,锦绣满胸,镇定自若。当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起一些响当当的成功人士,她的生意也算不了什么。不过,在一定的小圈子里,也可以夸夸豪富了。
   坚强能干的母亲,是我精神上的后盾。由于她的存在,我自以为优越而安全,并不知道这安全只是一种幻觉。
   从小到大,我被母亲和家中其他长辈娇生惯养,也从来没想到,溺爱是一种可以杀人的力量。
   在那年万家团聚的春节,在那个黑暗漫长的深夜,母亲暴病而亡。我在她的榻前,眼睁睁地看着她痛苦挣扎,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任凭我仰天长叹,锥心泣血,都是徒然。
   她一生事业,就此化为云烟。她才华横溢,在这生死关头,没有丝毫用处。
   那以后,丧母给我造成的心灵伤痛难以愈合。
   我开始沉浸在高强度、高难度的工作里,以逃避这种如影随形的悲伤。
   事情还不止于此。母亲死后,家里没了主心骨,如房屋无梁。出现了许多变故,家道也迅速地中落。企业,工厂,房产,钱财,像一春繁花开得有声有色,却被狂风吹得无影无踪。
   我虽然有自己的工作,有独立的经济能力,不必仰赖长辈,但掐指一算,就算当白领一辈子,又怎能赚到母亲当年的那些钱?
   心中的欲望开始昼夜号哭,哭那一去不复返,没能落到我手心里的家当;而完全无视手心里原本握着的财富。
   心中的情绪开始昼夜嗔恨,恨我的生身之父,恨他没能延续母亲的保护;而完全无视他以往多年对我的恩情。
   就这样被烦恼包围。忽而如同身处烈焰,忽而如同身在寒冰,一刻不得安宁。
   我更深地沉浸到更高强度、更高难度的工作里,以逃避这种如影随形的愤慨。
   烦恼在我清醒着的时候无机可乘,就转身溜进了梦里。几乎每个夜晚,我都恶梦连连。梦里千奇百怪的情形,堪比好莱坞拍摄的恐怖大片。
   表面上,我若无其事,斯斯文文,总是淡淡地微笑着,一副自命清高的模样。
   其实我心里,痛苦得快要疯狂。我对事业的目标已经空洞,对人生的看法已经迷乱,对社会的信任已经崩塌。
   2004年,去四川出差,途经乐山大佛。那是弥勒造像,背倚高山而坐,脚下是奔流不息的三江。他看上去何其悲悯!一直受到严格唯物教育的我,没有丝毫佛学知识的我,参观过全国各地许多名刹而没产生什么感觉的我,在这大佛的脚下,却不禁生起深深的景仰。
   这景仰,这感受,无法以语言文字形容。我只能说,从乐山出来以后,我开始寻找与佛法有关的书籍,想要了解一些。
   《金刚经》,没看懂。《景德传灯录》,没看懂。《十牛图》,依然没看懂。后来见到莲池大师的《竹窗随笔》,总算在字面上看懂了。
   大师说,世上有各种瓜,各种果,各种菜,食物可谓丰富,为什么人们还要杀生吃肉呢?
   我困惑地想:是啊,为什么呢?不知道。
   2005年初的一天,在日常工作中,上网查资料时,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一篇转载的文章,署名是济群法师。
   济群法师,我不知是何许人也;文章内容,讲的是出家人应该重视戒律。这篇文章跟我一点直接关系也没有,而且当时我正忙得不可开交。但我把它匆忙读了读,觉得这文章写得好,既有凛冽如秋水一般的庄严,又有和煦如春风一般的温暖。
   过了些日子,我又想到这文章,心中生起好奇:不知济群法师是哪个朝代的呢?我看到的《竹窗随笔》是翻译成白话的,所以当时以为,济群法师那篇文章也是古文翻译成白话的。更主要的是,心中首先认定,能够说出那么有道理的话的人,准是古代的高僧。也许是明朝的?或宋朝的?查一查看。
   一搜索,发现了www.jiqun.com。浏览着这个网站,犹如被五雷轰顶。
   原来他就是当代的人,和我活在同一时代。
   在物欲膨胀、崇尚竞争的环境中,每天,我有自我反省的习惯,可惜此前从来没有正确地反省过。回顾一天的工作,经常反省出这样的结论:我这个人,还不够凶,不会算计,过于忍让,因此这件事情处理得不好,那场谈判也谈得不到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人群中,不知有多少都成了我的假想敌。只要一想到现实社会,我的心就进入一种警惕和紧绷的状态,很难相信别人,更难佩服别人。
   所以,以前我从来没有想到,就在当下,会存在法师这样宁静,这样圣洁的人。我从来没有这么真切地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孤陋寡闻,坐井观天,有多么可笑,多么可怜。
   长时间培养起来的骄傲之心,争斗之意,一时冰消雪化。
   我没有佛学基础,网站上的很多内容都不能立即明白。但仅仅是能看懂的一点,也足以让我放下、消除内心的仇恨,向孝道回归。
   生活的外在条件,什么都没有改变,而我心头,如同卸掉了一座石山。
   这算尝到了甜头,从此,有空就上济群法师的网站。
   记得后来到西园寺去皈依的那天,我在寺院里结识了弘法部的马居士,我告诉她,之前的三年,我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看济群法师的网站了。
   看她的表情,好像要肃然起敬,我赶紧补充说,其实所谓所有的业余时间,根本就没多少。
   从2005年3月以后,我的事业开始焕发光彩。
   以前,我把工作当作逃避现实的工具,从这种误区里出来之后,对这份事业,逐渐生起了感情。工作也越来越顺利,两年之内,我的职务连升两级,而且似乎有继续上升的希望。不少报刊转载我的文章,媒体也来采访我,名望陡然一升。
   于是我很努力,盼望着更好的成绩,更高的地位。惮精竭虑,呕心沥血。作息极没有规律,时常加班到凌晨四点才回家,几小时后的清晨又要开会或工作了。深夜,刚上完夜班,往往还要去饭桌上应酬;周末,哪怕身体不舒服,为了保持工作上的人际关系,也得去K歌。正常的吃饭、喝水、睡眠,反而未必有时间。学佛的时间还能剩下多少呢?
   这段时间,佛法对我比较大的影响只是,我变得关心公益事业,并开始吃素了,把很多饭局搬到了素菜馆。
   还无奈地发现,为了学佛不愿意喝酒的话,一些合作的事情真的很难谈。
   就这样,在日益疯长的事业心里,我又一次陷入迷乱。
   直到2007年的一天,我的健康垮了。
   从手术室出来,躺在病床上,一片痛苦,一片茫然。
   到能下床时,揽镜一照,又是一惊。
   因为我认不出自己。
   现在镜子里这个显得虚胖、衰老、憔悴不堪的我,和以往照片里那个清瘦、年轻、富于神采的我,截然不同。究竟哪个是我?照片里的那个人是怎样消亡的?她不存在了,那么我又是谁?这可真是好好思索一番“无我”的机会啊!
   必须得承认,病,不完全是坏事。终于,我有时间停顿下来,品味着这种后果,好好地想一想前因。对凡俗中的荣华,不管是多,是少,是别人给我的,还是自己挣的,只要用贪心去攀援,那么,成就的只能是鸟为食亡的那种贪心。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我既得人身,又闻佛法,而我用这么珍贵的机会做了什么?总是在烦恼,在造业。为了一点点转瞬即逝的好处,竟能不惜身命,却从不考虑更为要紧的问题——生从何来,死向何去?蓦地领悟到,学佛不是为了给生活补缺,而是一件如救头燃的大事。
   终于,我开始认真学佛了。念诵《地藏菩萨本愿经》,恳切地忆念以前犯下的杀业,不由得有泪如倾。
   打起精神,出门参与放生。
   在一遍一遍的念诵、一次一次的放生中,心胸也一点一点地,慢慢地开阔着。
   在那心地比较单纯的少年时代,我也曾模糊地发起想要利益一切众生的心,当时以个人的微弱力量,实在不知怎么落实,在越来越沉重的现实压力下,又把它放下了。如今,在三宝的帮助下,它大大方方地复活了,并开始努力成长。
   有一天去海边放生,我跪在柔软的沙滩上诵经,目送着同修们驾着小船,载着物命,消失在海上的白雾中。刹那间,沙滩不完全是原来的沙滩,海不完全是原来的海,雾不完全是原来的雾,我能够感觉到,诸佛菩萨遍布虚空,历历如见。
   原来,佛菩萨从来都在我们身边,无处不在。他们每一位,都有着端庄的容貌,微妙的音声,慈悲的胸怀,善巧的方便。对此生起强烈的信心,即使独自一人忍受痛苦,也不会寂寞了。
   感恩三宝,让我清醒过来。这高如须弥的恩德,要怎样才能报答?做一些公益的事,做一些慈善的事,做一些弘法的事,是远远不够的。
   只有好好修行,发菩提心,以上成佛道为目标,才足以报答。
   实际上,想要拯救自己的生命,想要不深深陷入无明的泥潭,这也是唯一可行的道路,并没有退缩的余地。
   以往,我对佛菩萨,对高僧大德,只是敬佩地仰视,今天,我已起了见贤思齐之心。佛菩萨的境界,与我的水平,天差地远,判若云泥,这一点我很明了。平心静气,我能够清清楚楚地观察到,我是一个庸碌的凡夫。
   但我似乎有了能透视的眼睛,同时也能够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自己拥有亟待开发的,金矿一般的自性三宝。
   万里之行,也只能始于足下。
   “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12:心灵环保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