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位置: 首页 > 教理研究 > 人世间杂志 > 《人世间》杂志31期-07 闻思正见 超越“二”的智慧(五)

《人世间》杂志31期-07 闻思正见 超越“二”的智慧(五)

发布日期: 2018-05-28 浏览量: 715 次浏览

超越“二”的智慧(五)

文/济群法师

十、佛陀的身相 ——无相可得

佛陀是佛教徒最为景仰的导师,也是我 们的学习榜样和礼敬对象。学佛,是以三宝 为皈依处,通过闻思修,集资净障,最终圆 满佛陀那样的慈悲和智慧。三宝有住持三宝、 化相三宝、理体三宝、自性三宝之分。通常 所说的是住持三宝,即佛像、经书、现前僧伽。

这就涉及几个问题:佛像能代表佛吗? 应该如何认识佛陀?当我们说到佛陀时,脑 海中浮现的是什么?虽然每个人心目中有不 同的佛陀形象,但通常没有离开佛陀的色身。 就像我们平时说到某某人,脑海中就会出现 他的形象。

我们知道,佛陀有三十二相、八十随形 好。所谓三十二相,就是最为庄严圆满,让 人见之欢喜、心生景仰的外形特征。其中每 一种,都是积百种之福而感得。分别是:足 安平,足千辐轮,手指纤长,手足柔软,手 足缦网,足跟圆满,足趺高好,腨如鹿王, 手长过膝,马阴藏,身纵广,毛孔青色,身 毛上靡,身金光,常光一丈,皮肤细滑,七处 平满,两腋满,身如狮子,身端正,肩圆满,口四十齿,齿白齐密,四牙白净,颊车如狮 子,咽中津液得上味,广长舌,梵音清远, 眼色绀青,睫如牛王,眉间白毫,顶成肉髻。 八十随形好也是说明佛陀身相的圆满,具体 内容可在佛学词典中查阅。此外,佛典中还 讲到佛陀有三身四智,即法身、报身、化身 和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

这些能不能代表佛陀的真身?对我们每 个人来说,其中也蕴含着一个严肃的问题, 那就是——我是谁?色身能代表我吗?名字 能代表我吗?身份能代表我吗?如果这些都 不能代表的话,究竟什么代表着我?可以说, 这个问题包含了非常重要的修行内容。正确 认识佛陀身相,同时也意味着认识自我,找 到我的本来面目。

1.色相非真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

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 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 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第五如理实见分)

第五分为“如理实见分”。如理是相对不 如理而言,实见是相对于不实而言。怎样才 能如理如法地见到实相,见到佛陀的真身?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 不?”佛陀问须菩提说:你觉得怎么样,可 以通过身相见到如来吗?这个身相是指如来 的色身,是正与须菩提面对面并往来问答的色身。在一般人的观念中,答案必然是肯定 的。除此以外,难道还能以其他方式见如来 吗?即使在可以通过网络、视频见面的今天, 我们所说的见到,不还是这个眼耳鼻舌身的 形象吗?色身。在一般人的观念中,答案必然是肯定 的。除此以外,难道还能以其他方式见如来 吗?即使在可以通过网络、视频见面的今天, 我们所说的见到,不还是这个眼耳鼻舌身的 形象吗?

“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 但须菩提完全明白佛陀在说什么,所以他的 回答是:不是的,世尊,不可以认为见到如 来身相就等于见到如来。为什么须菩提这么 回答呢?首先,他是证果的圣者,已经见到 法身,知道那才是佛陀的真身。其次,他有 过一次类似的经历。当时佛陀上忉利天为母 说法三个月,弟子们日夜想念,所以当佛陀 返回人间时,都争先恐后地前去迎接。其中 有位莲花色比丘尼,按戒律应该排在比丘们 后面,但她神通广大,化现为转轮圣王,走 在队伍最前列。当她为率先见到佛陀而高兴 时,佛陀却对她说:“第一个见到我的不是 你,而是须菩提。”莲花色环顾左右,并没 有发现须菩提的身影。这是怎么回事呢?原 来,须菩提尊者知道佛陀即将回到人间时, 想到佛陀曾经说过,佛的真身是法身,所以 就在林间入空性定,见到了佛陀的法身。基 于这个认识,须菩提尊者非常肯定地回答了 佛陀的提问。

“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须菩提尊者接着说明:为什么这样说呢?如 来所说的外在色身,是有生有灭的因缘假相, 并非如来的真身。如果这是如来的真身,那 么如来入灭后,不就不存在了吗?所以,生 灭变化的色身是不能真正代表如来的。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佛陀对须菩提 的回答给予肯定,告诉他说:凡是我们见到 的一切相,都是因缘和合的显现,是刹那生 灭、虚妄不实的。只有透过这些相,看到它 们的空性本质,才能真正见到如来的法身。 这里的非相,并不是说所有相不存在了,而 是我们不再执著它为实有,为固定不变。换 言之,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但我们眼中的世 界改变了。我们不再被外相所迷惑,而是知 道,无论它们怎么变化,无论它们显现为什 么,本质上都是空的,无自性的。

既然佛陀的色身都不能代表真正的佛 身,佛像就更不能代表了。那我们是否不需 要礼佛,不需要恭敬三宝呢?这就矫枉过正 了。要知道,礼佛可以帮助我们修习恭敬, 强化三宝在内心的分量和地位,起到见贤思 齐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修行。但不能舍本 逐末,执著佛像而忽略佛陀的真身。就像经 典,本身是标月指,是引导我们看见月亮的 途径,但我们要见的是月亮,而不是手指。 所以说,认识佛像的意义,了解佛陀的真身, 可以帮助我们确立学佛的重点所在。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

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色身见。 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 是名具足色身。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 见不?

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 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 诸相具足。(第二十离色离相分)

第二十分为“离色离相分”,同样讲到 如来身相的问题。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 身见不?”所谓具足色身,即佛陀成就的 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此处,佛陀再次问 须菩提说:是否可以因为看到佛陀庄严圆 满、无与伦比的身相,就认为是见到佛陀了 呢?很多人在学佛后,看到世间的虚妄和荒 谬,却把这份执著转移到佛果功德上,认为 这些是实有的。佛陀为了破除弟子们的执著, 一而再再而三地加以提醒。

“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色身 见。”须菩提的回答很明确:不可以,世尊。 因为相好庄严的色身,只是佛陀显现的外在 形象。虽然这些都是佛果功德的显现,但只 是显现而已,并不等于佛陀的真身。如果执 著这些显现,就去道远矣。

“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 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须菩提接着解释: 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来所说的具足三十二 相、八十随形好,也是因缘和合的假相,其 本质是空性,只是为了表达的方便,才称 之为“具足色身”。所以,不能认为见到 三十二相的色身就等于见到如来。从另一个 角度说,真正了解色身的无自性空,也就见 到法身了。我们不必离开色身来见法身,但 也不可执著于色身,否则就见不到法身了。 正如永嘉禅师在《证道歌》中所说:“无明 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色身的当 下就是法身,二者是不即不离的。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 相见不?”这个问题和上面如出一辙,只是将“色身”换成了“诸相”,包括佛陀的万 亿化身。佛陀又问须菩提说:你认为怎么样, 可以因为见到如来这样那样的化现,就等于 见到如来了吗?

“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 见。”须菩提还是肯定地回答:不可以,世 尊。虽然如来有千百亿化身,但他的真身是 超越一切相的。如果执著于种种外在形象, 不论哪一种,都会以偏概全,是见不到如来 真身的。

“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 是名诸相具足。”为什么这样说呢?如来所 说的诸相具足的色身,只是众缘和合的假相 而已,是无自性空的,并不是如来的真身。 只是为了表达的方便,名之为诸相具足而已。

在这番问答中,两次出现了《金刚经》 特有的三句式,告诉我们:佛的法身是建 立在空性上,不能依外在显现来按图索骥, 那是找不到的。同时也告诉我们:色身的 本质就是法身。如果认识到色身的无自性 空,不于色身生起执著,不被境转,而能 以空性慧观照,那么在色身的当下也能体 认法身。

2.有相之身不为大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 云何,是身为大不?

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 非身,是名大身。(第十庄严净土分) 这段内容出自本经“庄严净土分”,说 明有相之身不为大,无相之身乃为大。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 意云何,是身为大不?”须弥山,又称妙高 山,佛教认为它是我们这个娑婆世界的中心, 也是世上最高最大的山。佛陀问须菩提:假 如有人身体像须弥山那么大,你觉得如何, 这样的身体是不是很大?

“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 说非身,是名大身。”须菩提回答说:世尊, 那真是高哉伟哉,奇大无比。为什么这样说 呢?因为世尊曾经说过,超越有相的身体, 才是真正的广大身。这里所说的“非”就是 空,当我们了解身体的本质是无自性空,依 空性而显现,它才是不可限量的。反之,如 果我们执著这个色身是有相的,即便再大, 都是有限的。 因为大和小是相对的。地球大不大?太 阳系大不大?银河系大不大?当然都很大。 但即使是银河系,在整个宇宙中也是微不足 道的。只要有形有相,再大也是有限的。

唯 有无相的法身才是真正的大。事实上,都不 能用“大”来形容。因为无相就是无限,还 有什么比这更大的呢?

3.不以色相见如来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 来不?

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 如来。

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 转轮圣王则是如来。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 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 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第 二十六法身非相分)

第二十六分为“法身非相分”,再次强 调,不得以色相见如来。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 如来不?”佛陀问须菩提说:你觉得怎么样, 可以认为看到三十二相,就代表见到如来了 吗?根据印度的传统观念,认为最高贵的相 貌就是三十二相,这是无量福德成就的,所 谓贵之极也。除了三世诸佛,转轮圣王也具 备这样的相貌。转轮圣王是印度人推崇的理 想君主,相当于儒家的内圣外王。

“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 观如来。”须菩提回答说:是啊,如果从色 身的层面,见到三十二相,也可以说是见到 了如来。前面已经说过不能以色相见如来, 为什么须菩提在此又有不一样的回答呢?因 为前面是从法身而言,如果就化身而言,又 另当别论了。所以这个回答并不是前后矛盾, 而是从不同角度来说。既不著有,也不著空。

“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者,转轮圣王则是如来。”佛陀反问须菩提 说:如果见到三十二相就等于见到如来的 话,那么转轮圣王就和如来一样了。因为 转轮圣王同样具备三十二相,就外在形象而 言,和佛陀有着相同的特征。佛陀当然知道, 以须菩提的证量是不会对这些问题产生混淆 的,但为了引导其他弟子,才会对这个问题 往来反复地加以辨析。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 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须菩提知道 佛陀的深意,话锋一转,进一步谈了自己的 所证:世尊,根据我对佛陀开示的理解,不 应该将具有三十二相的如来色身当作真正的 如来。因为如来的真身是法身,三十二相的 色身只是因缘假相,是生灭变化的。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 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接着,佛陀说了一个偈颂,这是《金刚经》 最为著名的偈颂之一。如果有人执著如来的 色身为如来,或执著如来的音声为如来,住 于色相和音声,就是心外求法,会因此走上 歧路,不能见到真正的如来。因为他已陷入 对外境的执著,不能如实通达色相、音声背 后的空性。所见所闻只是停留于表面,不能 见到甚深的实相。

4.如来具足相好庄严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 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 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 三菩提。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 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 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 不说断灭相。(第二十七无断无灭分)

第二十七分为“无断无灭分”。前面多 次说到,不能执著如来的身相为实有,不能 认为见到如来身相就等于见到如来。包括在 上一品,佛陀刚对须菩提所说的“如是,如 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作了纠正。但有人 听了这些说法后,可能会走向另一个极端, 认为如来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只有 无相的法身,没有有相的色身。针对这些偏 见,佛陀作了进一步的引导。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 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 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果你听了如来说法 之后就认为,如来在证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 提时不必成就三十二相,那又偏了。你不应 该有这样的想法,认为如来在证悟阿耨多罗 三藐三菩提时不必成就三十二相。为什么这 么说呢?

如果认为如来只有无相的法身,没有具 足三十二相的色身,也是不对的。虽然法身 才是如来的真身,但色身同样是如来广修六 度、集资培福所成就的。我们说色身不是真 身,并不等于要否定色身的价值。如果否定 色身的存在,就是偏空的涅槃,是不圆满的。 如来的境界是有体有用的,既有根本智,也 有后得智;既有无相的法身,也有有相的报 身和化身。

所以,《略论》特别强调“方便与慧, 成佛缺一不可”。在菩萨修行的六度中,既 有究竟的般若度,也有作为方便行的布施、 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前五度。修智慧,可以成就法身;修方便,可以成就报化二身。 不能因为色相非真就直接否定色身,那就不 是中道见了。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 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 佛陀进一步对须菩提强调说:如果你认为, 成佛就意味着什么相都空了,一切缘起现象 都不复存在了,其实是不对的,千万不要这 么认为。佛陀证悟空性,证悟法身,同时也 成就无量福德,成就依报庄严。

《金刚经》是一部直接开显空性的经典, 它对缘起现象的否定,是要引导我们认识空 性。更准确地说,经中否定的并不是缘起现 象本身,而是我们在缘起现象上产生的执著。 比如度化众生,在缘起现象上,在世俗谛上, 的确有众生可度,也有度化众生的行为。需 要否定的,只是我们在此过程中产生的我法 二执,产生的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从中观角度来说,它否定的是自性见;从唯 识角度来说,它否定的是遍计所执。对于缘 起因果,其实是不否定的。所以,我们不要 认为在成佛的修行中没有缘起,没有因果。 如果这样的话,佛陀既不能成就圆满报身, 也不能成就清净法身。

“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者,于法不说断灭相。”为什么这么说呢? 佛陀告诉须菩提说:真正发起阿耨多罗三藐 三菩提心的人,是不会否定缘起因果的,更 不会于法说断灭相。《金刚经》的修行,一 方面反复告诫我们要认识空性,另一方面也 肯定缘起因果的显现,避免学人因为偏空而 拨无因果。也就是说,成佛需要法身与报化 二身的共同圆满,才是有体有用的,才是中 道的修行。

5.离相见如来 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第五如理 实见分)

这句经文出自第五“如理实见分”。《金 刚经》多次告诉我们,如果执著什么就会见 不到如来,是通过否定来扫荡我法二执。反 过来说,怎样才能见到如来呢?

“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关于 怎样见到如来的问题,佛陀在此给出了非 常明确的答案。如果我们在面对种种外境 时,当下见到一切相的本质就是空性,就 能见到如来。

那么,怎样才能见到一切相的本质就是 空性?首先要通过闻思,了解到一切相都是 缘起的,无自性的。有了这个认知后,再作 空性禅修,在定的基础上起观,就能契入实 相,见到如来真身。我们面对一切相的时候, 往往是以遍计所执去认识,在相上生起我执, 生起法执。我们看到的所有相,都是被遍计 所执扭曲过的,并非它们的本来面目。由此 带来的烦恼,障碍了我们对真相的认识。

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第十四离相 寂灭分)

“离相寂灭分”的这句引文,是须菩提 听闻佛陀开解本经义趣后,涕泪悲泣,阐述 了一段自己的理解,认为后世众生如果能信 解受持《金刚经》,乃第一希有,已没有我、 人、众生、寿者四相。因为“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所以“离 一切诸相,则名诸佛”。

当我们对一切相都不染著,没有遍计所 执的干扰,没有能见和所见的对立,就能于 一切相见到空性,见到如来,同时也具备成 佛的能力。因为佛陀就是觉者,这种觉悟来 自般若智慧。其特点就是朗照无住,在认识 一切相的同时,心不染著。就像镜子,物来 则现,物去不留。

这一部分介绍了如何认识佛陀身相的问 题,并从“色相非真,有相之身不为大,不 以色相见如来,如来具足相好庄严,离相见 如来”五个方面作了阐述。告诉我们,如来 的身相包括色身和法身,其中法身才是如来 的真身,所以不能以三十二相见如来。

但我们还要知道,法身也可以透过色身 去认识。当我们见到如来色身又不执著于此, 那么在色身的当下即见法身。所以关键是不 执著于一切相,而不是分别色身和法身。如 果执著于色身,那么色身就是色身,是见不到法身的;如果执著于法身,说诸法断灭, 也是去道远矣。

《金刚经》为我们开示了怎样认识佛陀 的智慧,事实上,这也是帮助我们认识自己 的智慧,引导我们探究——我是谁?究竟什 么代表着我?

十一、《金刚经》的信仰 ——难信之法

学佛首先要皈依,对佛法僧三宝生起信 心,这是整个修学的基础。佛法是以“信为 能入,智为能度”,因为有了信,才能进入 佛法之门。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拿到学佛的 “入场券”。不仅如此,我们对所有佛法知 见的接受和实践,也要建立在信的基础上。 如果没有信,即使通达经文,也只是学者式 的研究,对安身立命没有多少帮助。

对于《金刚经》这样的甚深经典,我们 的学习和接受,自然也离不开信仰。那么, 本经的信仰到底有什么特色?我们选择两段 经文来说明这个问题。

1.信心来自善根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 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

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 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 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 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 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 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 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 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何以故?是诸 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 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 不应取非法。(第六正信希有分)

第六分为“正信希有分”,说明能对《金 刚经》生起正信是希有难得的,需要具足善 根福德因缘,同时还要通达我空和法空。为 什么要达到这样一个标准?或者说,这是什 么意义上的信?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 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须菩提向佛陀请教 说:究竟有没有众生因为听到《金刚经》的经 文,以及经中阐述的义理而生起真实无伪的信 心?这里所说的“实信”,不是停留在道理上 的泛泛信仰,而是有了切身体证的信仰。就像 你不仅听说过苹果,看见了苹果,还品尝过苹 果的滋味。这种有了体证后的信仰,和仅仅因 为听说而产生的信仰完全不同。后者是概念性 的信仰,没有落实到心行,是不真切且没有力 度的,很容易因为种种因缘退转。前者则是亲 证后的,是确定、真切、稳固的。一般的信仰, 每个佛弟子多少会有,只是深度不同而已。但 只要没有体证空性,就谈不上这里所说的实信。 因为《金刚经》开显的义理甚深难解,不可思 议,所以须菩提对将来是否有人真的能够理解、 接受本经表示怀疑。

“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 后五百岁。”佛陀告诉须菩提说:你不要认 为将来不会有人对此经生起信解。在佛教史 上,如来灭度五百年之后,正是般若系经典 及龙树、提婆的中观思想盛行的时代。研究 印度佛教史的人,认为这就是初期的大乘佛 教。可以说,关于般若经典的盛行,佛陀在 《金刚经》中已经授记过了。

“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 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 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 佛陀灭度后,如果有持戒、修福的佛弟子, 能对《金刚经》生起信心,对其中阐述的义 理深信不疑,实在是善根深厚。要知道,此 人不仅是在一佛、二佛、三佛、四佛、五佛 出世时种下善根,在他们座下学习佛法,修 福修慧,而是在无量千万诸佛出世时种下善 根,在他们座下精进修学,具足正见。

这段经文说明,对《金刚经》的信仰需 要建立在多生累劫的善根之上,要具足福德 和智慧资粮。善根越深厚,对本经就越相应。 就像六祖慧能,听人读诵《金刚经》就心有 所悟;再听五祖为他说“应无所住而生其 心”,即于言下顿悟本心。这并不是奇迹, 也不是传说,而是他宿世积累的善根已经成 熟,所以能一触即发。我们现在虽然也在学, 也在修,但这种信仰到了什么程度?似信非 信,还是坚信不疑?自己应该是最清楚的。

“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 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 量福德。”净信,对佛、法、僧、戒生起 清净的信仰。这种信仰,在声闻乘修行中 要初果才能达到,在菩萨乘修行中要见道 的净心地才能成就。如果听到《金刚经》 的经文,当下就能生起清净而坚定的信仰, 对于这样的人,如来以遍知一切的智慧了 知,他们在生起净信的当下,就能成就无 量福德。因为这种净信是建立在空性基础 上,是无尽的宝藏。由此可见,《金刚经》 的信仰标准极高。因为本经开头就提出, 发胜义菩提心的菩萨应该怎么修行,它的起点不是世俗菩提心,它的信仰也不是普 通的信仰。

以上所说的主要是持戒修福,偏于福德 资粮。但仅有福德资粮,不足以对甚深的般 若法门生起胜解,还需要智慧资粮。所以佛 陀接着说明,对本经生起净信,在见地上要 达到什么标准。

“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 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非法相,对空的执著。为什么说对《金刚经》 生起一念净信能成就无量福德?因为凡是能 生起净信者,已不再是普通的凡夫,而是证悟 了空性,不再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更重要的是,他们既没有对法相的执著,也 没有对空的执著。这里所说的法相,指一 切认识对象。凡夫往往会在这些现象上生起 遍计所执,执美丑,执善恶,执贵贱,执为 真实有。或是偏向另一个极端,对空生起执著, 拨无因果,这也不是中道正见。必须远离我执、 法执和空执,才能对《金刚经》生起净信。

否则,或是于所缘对象生起我执,比如 执著身体为我;或是于所缘对象生起法执, 比如执著家庭、财富、事业、地位等为实有。 另一种情况是,在闻思佛法后,看到财富、 地位、家庭等有为法的虚妄不实,逐渐放下 对世间的种种执著,却把执著转向三宝,执 著佛法义理,执著修行目标,执著宗教生活, 执著寺院环境,执著佛教事业,等等。如果 这样的话,只是转变了执著对象而已,“执 著”本身并没有动摇。

所以对本经的信仰不仅要破我执,还要 破法执;不仅要扫除对有的执著,还要扫除 对空的执著;不仅要放弃对世间的执著,还 要放弃对佛法的执著。执著法固然不行,执 著空同样不行,所谓我空、法空、空空。真 正能心无所住的时候,智慧才得以开显。有 位藏传大德曾经说过:“若执著此生,则非 修行者。若执著世间,则无出离心。执著己 目的,不具菩提心。当执著生起,正见已丧 失。”不论所执著的是有还是空,从执著来 说,都是一样的,都是证悟实相的障碍。真 正的正见,必须超越一切执著。就像在眼睛 里,不论金子或砂子都是多余的,都要去除。

“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 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 者。”为什么要超越一切执著?只要我们内 心还执取某种相,就会成为我执建立的基础, 就会落入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同 样,只要我们还执著法相,不论执著世间法 还是佛法,不论执著住持三宝还是化相三宝, 都会落入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 寿者。”为什么呢?那执著空相行不行呢? 同样不行。哪怕执著空相,也会落入我相、 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当然,这个空是偏 空或顽空,不是正见空性实相。佛法讲无我, 主要是为了扫除我执;讲法空,主要是为了 扫除法执。但如果执著空,可能比我法二执 更可怕,因为它更难以察觉,难以对治。

所以龙树菩萨在《中论》说:“大圣说 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 化。”佛陀讲空的目的,是帮助我们远离对 各种法的执著。如果转而执著空,认为什么 都没有,那么诸佛都难以对你进行教化。《大乘入楞伽经》也说:“宁起我见如须弥山, 不起空见怀增上慢。”如果一个人持断灭见, 认为一切皆空,就可能拨无因果,无所不为, 结果将比执有可怕得多。

“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所以 说,我们不该执著一切法,同时也不该执著 于空。或者说,佛法是指八正道,非法是指 佛法以外的世间法,那就是既不执著佛法, 也不执著世间法。总之,一切都不可以执著。

2.希有难信之法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 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 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 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 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 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

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 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 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何 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 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 名诸佛。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 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 希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 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第 十四离相寂灭分)

以上经文出自“离相寂灭分”,说明《金 刚经》是希有难信之法。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 涕泪悲泣,而白佛言。”此时,须菩提尊者听闻佛陀讲述《金刚经》的甚深见地后,深 深领悟到般若法门的殊胜,心有所感,涕泪 横流,向佛陀报告自己的心得。此处的“悲 泣”不是难过,而是被这种闻所未闻的妙法 震撼并摄受。

“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 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须 菩提尊者感慨说:世尊,这实在是太希有难 得了!佛陀所说的如此甚深的法义,虽然我 于往昔已曾具足慧眼,但从来没有听过如此 直接、微妙而殊胜的开示。

须菩提是证果的阿罗汉,对空性不是没 有体悟,但佛陀并不是每次说法都像这样直 截了当,有时也会根据听众根机作方便说。 所以连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尊者,也觉得闻所 未闻。佛陀在本经所讲的空性,处处都是直 指,而不是先给你一根拐杖。正相反,他把 你之前的所有拐杖统统扔掉。声闻教法讲到 无常苦空,通常是渐次而行,有个逐步取代 的过程。而金刚般若法门对每个法的诠释, 不论度众生还是庄严佛土,都是让学人直接 体认空性。

“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 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须菩提尊者接着赞叹说:世尊,如果有人听 闻金刚般若法门之后,对这些知见生起清净 如实的信心,当下就能超越能所的二元对立, 契入空性实相。正因为这样,此人将成就最 为希有的功德。

“世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是故如 来说名实相。”须菩提尊者这番话,正是佛 陀在《金刚经》中反复宣说的“三句式”。 因为前面说到证悟实相为第一希有功德,尊 者唯恐有人听到后产生执著,想象这个实相 究竟是空、是有,还是七宝庄严,所以立刻 加以扫除,向佛陀报告说:所谓实相,其实 是没有任何相的。正因为它没有任何相,佛 陀才将之称为实相。这也是《六祖坛经》所 说的“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 实相就是以无相为体,超越了有相,也超越 了空相。如果想着实相是什么样,它就不是 实相了。这样就不会留下任何执著点,避免 闻者落入有所得中。

“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 不足为难。”须菩提又进一步向佛陀报告自 己的体会说:世尊,我现在听闻《金刚经》 之后,能信解、接受并依法实践,并不是太 困难的事。因为须菩提尊者是证果的阿罗 汉,对空性已有体证,所以他虽是第一次听 闻这些法义,受到极大震撼,但并没有超出 他的理解范畴。

“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 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但 须菩提尊者由此联想到:在佛灭度后五百年 乃至更久,如果有众生听闻金刚般若法门后, 能如实信解,依法实践,此人才是最为希有 难得的上根利智。

“何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 寿者相。”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此人已经没 有我相,没有人相,没有众生相,也没有寿 者相。换言之,当我们还有我法二执,就不 可能对此生起信解。当然,这里所说的不是 一般的信,而是净信,是以清净心和空性慧 体认的,没有夹杂任何迷惑。而我们现在的 信,可能仅仅因为这是佛陀所说,似乎没理 由不相信,但内心并不是真正相应。否则的 话,我们也会像须菩提尊者一样深受震撼, 涕泪悲泣。

“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 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须菩提尊者继续 向佛陀报告说: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我相是 空的,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也是空的。正 因为我、人、众生、寿者四相都是因缘和合 的,那我们在这些假相上建立的执著,更是 一种虚妄的错误认定,事实上根本就不存在。 就像我们在黑暗中把绳子误以为蛇,这条蛇 只是我们想象中的,是一场误会而已,从来 不曾存在过。

“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 在这一段中,须菩提尊者连续使用“何以 故”“所以者何”,都是为了说明后世弟子 听闻《金刚经》后能生起净信的希有难得, 又以最后这句话最见分量:能够证悟离相的 智慧,看清一切相都是因缘和合的,其本质 空无自性,这种观照力是觉性的作用,也是 成佛的潜质。

凡夫所以执著我相乃至寿者相,是代表 生命中无明和不觉的状态。因为无明,使我 们迷失了自己。又因为迷失,使我们将种种 非我的显现执以为我——执著身体为我,执 著地位为我,执著财富、名声、种族等等为 我。进而产生法执,或是执著有,或是执著 空。所有这些执著都是无明的产物。修行,就是要了知一切相的本质是空性。有了这样 一种认知,才能断除执著,使本具的觉性显 现出来。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 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 为希有。”佛陀对须菩提的心得作了肯定: 的确是这样的。如果有人听闻金刚般若法门 后,对一切法空的真相不感到惊讶和恐慌, 也不由此产生畏惧,说明此人实在是善根深 厚,极为难得。

对于佛弟子来说,每天礼佛、学佛、念佛, 希望成就佛果,没想到佛陀却说:如来得阿 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实无所得;如来的身相 并不是如来,若以色和音声见如来,就是在 行邪道;如来四十五年说法,实无所说,若 认为如来有所说法就是在谤佛……如果你深 入思考一下,真的理解吗?真的能接受吗? 真的对修行没有困惑和怀疑吗?多数人可能 觉得,佛经那么说,我们听着就是了。其实 那是法不入心的表现,因为隔着一层,所以 没有受到触动。

“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 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 为什么这么说呢?佛陀接着为须菩提开示 说:如来说金刚般若法门是第一波罗蜜,即 最高法门。但这些说法只是一种方便,是不 可以执著的。因为第一波罗蜜乃假名安立, 并非真的存在一个叫作“第一波罗蜜”的东 西。这是进一步开示一切法空的原理。

《心经》说:“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 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金 刚经》也说,般若法门是“如来为大乘者说, 为最上乘者说”,是引导我们走向彼岸的最 高法门。凡夫听了这些说法之后,可能会因 此执著这个无上或最上乘。事实上,学佛人 之间往往会出现宗派之争,认为我学的法门 比你殊胜,比你究竟。既然我这个是第一, 你那个必然是第二,甚至更低。

其实佛陀说每一部经典时,为了让弟子 们对此经生起信心,都会大加赞叹。这种赞 叹的目的,不是让我们去比较第一、第二, 更不是佛陀为了做广告,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而是对于不同众生,都有最适合他们的“第 一”。所以,法门的好与不好,关键还在于 实用,在于对机,所谓“是法平等,无有高 下”。如果不具备足够的根机,即使有缘听 闻金刚般若法门,也是修不起来的。那么, “最高、最究竟”就像英雄无用武之地那样, 是起不到多少作用的。总之,一种法能发挥 多少作用,不在于法本身,而是取决于我们 理解了多少,运用了多少。话说回来,即使 现在根机不够,每天诵一诵也挺好,至少可 以种种善根,结个法缘。

所以说,我们不必执著般若法门的至高 无上,最为第一,因为这些也是缘起的假相。 当我们说第一的时候,其实是在建立一个参 考点,但真正的空性是超越这些的。在空性 中,没有中心点,没有参考点,也没有目标。 所谓的第一、第二,是从世俗谛的层面而言, 是假名安立的。而佛陀说《金刚经》是直示 空性,如果我们停留在对第一、第二的执著 中,是无法契入的——这就说明你的内心还 有标准,还有参考点,而这只是凡夫的妄想 而已,是与道不相应的。(待续)

 

摘自《生命的回归》

返回31期目录请点击:这里

排版|刘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jced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