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位置: 首页 > 三风建设 > 戒幢春秋 > 戒幢讲堂 | 生命中的毁与誉 (上)

戒幢讲堂 | 生命中的毁与誉 (上)

发布日期: 2021-04-02 浏览量: 363 次浏览

生活中,成功与失败常常如影相随,赞美与批评很少单独出现。会有人为我们喝彩,也会有批评的声音。

所谓“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面对得失与毁誉,我们该如何保持心灵的超然与透脱?让生命不受干扰地朝向光明与美好前进,始终稳健地走在光明的路上?

让我们一起聆听法师开示,如何面对生命中的毁与誉……

来参加皈依共修的各界朋友们,所有的义工们大家上午好!今天早上雨下得很大,天气也变得有点冷,大家能够顶风冒雨,放弃在家休息的时间一起来戒幢讲堂参加皈依共修,这就是一种精进闻法的精神。首先要随喜大家!

今天,我们继续分享《法句经》的法义。

我们知道《法句经》是一部非常古老的经典,记载了佛陀当年跟弟子们的随机开示。通常是简单的几句话,围绕着现实中所遇到的各种问题来展开讨论。

我们来看一个偈颂。这个偈颂很简单,只有四句话:

“全被诽谤者,全被赞扬者,

过去将来无,现在亦无有。”

这个偈颂被收在《法句经·忿怒品》里,当时有一位虔诚的佛弟子,名字叫阿拘拉。这位居士跟随佛陀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感觉到佛陀的教诲非常殊胜,于是就带了很多朋友来到僧团,想让他们听闻佛法。

阿拘拉跟我们大家也差不多,自己学佛了以后感觉很好,总希望邀请朋友们家人们一块来分享法义。佛陀的时代也是这样的。我们看到会觉得非常亲切,它所描绘的也就是这样一些真实生活的情境。

阿拘拉带了他的朋友们来到了僧团,他们首先肯定是要找请善知识开示。于是,他们就去见了离婆多尊者。离婆多尊者是一位实修派,他的禅定非常深,个人的修持也非常好,但是不喜欢多说话。阿拘拉带着朋友们来了,顶礼了他之后,他就坐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带领大家一直在打坐。

坐了一会儿之后,因为刚来摸不着头脑,觉得怎么一直也不说话,就闭着眼睛坐在那里?他们等了一会儿,实在坐不住了,就退出来了。然后几位朋友说:这位尊者坐在那里确实很庄严,但是我们却不懂他想告诉我们什么。他的教法是无声的,太高深了。能不能给我们详细解释一下这个佛法?

这样,阿拘拉就想,离婆多尊者说话太少,这样肯定不行,于是他就带他们来见舍利弗尊者。想着舍利弗尊者是佛陀教下智慧第一,非常擅长说法。于是他们就来到了舍利弗尊者的寮房。

顶礼了之后,舍利弗尊者果然滔滔不绝,为他们开示了甚深的法义。讲得可以说是非常玄妙,也非常的深奥。可是呢,这几位初学的朋友们,感觉有点像坠入了一片迷雾之中,很多的法相义理听不懂。因为实在是没有接触过,第一次来,听到讲了这么多的法相术语,这么多深奥的道理,他们觉得难以理解和接受。于是他们就再次告辞出来。

这时候阿拘拉也有一点着急了,他说不行的话我们再换一位,找阿难尊者。阿难尊者,是佛陀的侍者,他听闻过佛陀所讲的全部经典,而且阿难尊者为人非常友善亲切,具有爱心。他最擅长的就是给大家讲些比较浅显活泼、生活化的佛法。

他们就去见了阿难尊者。然后,阿难尊者就为他们用非常简略的语言开示了佛法。但是,这几位朋友听了之后仍然不满意,他们就觉得讲得太含略太概括了,还没有体验到法味。于是,他们就再次退出来。

退出来之后,阿拘拉感到有一点撑不住了。于是,他就把朋友们带到佛陀面前。

佛陀说:你们从哪里来啊?

他们说:我们从家乡过来,今天特地来闻法。

佛陀说:感觉怎么样?

阿拘拉就非常老实地汇报了。他说先见了离婆多尊者,尊者没有开示,只管打坐。见了舍利弗尊者,开示得太高深。见了阿难尊者,开示得太简略。我们感觉到没有办法体会到佛法的喜悦。

这时佛陀就微笑着告诉他们:

确实,佛法的传授实际上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需要让自己内心所领悟到的法理流淌到听众的心里,成为听众自己的智慧,这个过程实际上是非常奇妙的,也非常不容易完成。

首先需要自身对佛法有非常精深的通达,第二还要有殊胜的善巧方便。必须根据每一个众生的根性,运用非常灵活的方法,选择适合他的方式,讲契合他的法门。这即使是大阿罗汉有时候也难以胜任。

佛陀这样说了之后,阿拘拉他们总算觉得明白了:原来如此!这样看来,不要太急功近利,我们以后还是需要多到寺院里来,多亲近几位大德,多听闻一些不同的法义。

其实每位尊者也都用他们的方式为我们说法了,说不定哪一天,某一个场合,某位法师的一句话进到了我的心里,可能就够我受用一生。

这个时候,阿拘拉的他朋友们之前的那种焦躁、失望和挫败感就消失了。告辞了佛陀,他们已经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同时他们也开启了新的信心,打算以后要多多的闻法。

事实上,听闻佛法的过程,不光对法师有高要求,对于听众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在禅宗里边有时候把它叫做“啐啄同时”。

什么意思呢?就像母鸡孵卵,母鸡把卵孵了21天,到了小鸡快要出壳的时候,小鸡会从里边啄壳,母鸡同时从外面啄蛋壳,内外一起用力,咔嚓一声,这个蛋壳就破裂开来,小鸡就能诞生到这个世界上来。

有的时候光靠小鸡自己的力量,它打不开蛋壳。但如果小鸡不在里边啄的话,就不知道蛋有没有成熟。蛋必须成熟了,小鸡必须长成熟了,才是破壳的时候。所以光靠母鸡的力量也不行。

当我们内在的根性成熟了,已经做好了准备,在这个时候可能法师的一句话,我们的心就会突然明白一个道理,智慧就会进入其中。所以阿拘拉的这些朋友们明白了应该怎么来看待我们听闻佛法的过程,他们就准备经常来,多多的闻法。

同时也意识到,要想真正领悟佛法,自己也是需要用功的,也需要有积累有沉淀,让自己成为成熟的根性,等待破壳的刹那。这样,几位朋友满意地顶礼了佛陀,开心地回去了。

但阿拘拉独自留了下来。因为阿拘拉心里仍然还有一些问题想单独请教佛陀。他问佛陀:既然一切要观待时机条件,听经闻法也好,度众生也好,以后我该怎么做?可能未来我也想弘扬佛法,有时候我能利益一些人,有的时候我度化不了,那么我应该有怎样的心态?


未完待续…

图片 | 赵德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jced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