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教理研究 > 人世间杂志 > 寂静的春天

寂静的春天

发布日期: 2002-11-30 浏览量: 310 次浏览

 

原名:《SILENT SPRING》

作者:R·卡逊-RACHEL CARSON

译者:吕瑞兰

版权:科学出版社,1979年6月第1版

HOUGHTON MIFFLIN COMP,BOSTON,1962

 

“……从前,在美国中部有一个城镇,这里的一切生物看来与其周围环境生活得很和谐。这个城镇座落在像棋盘般排列整齐的繁荣的农场中央,其周围是庄稼地,小山下果园成林。春天,繁花象白色的云朵点缀在绿色的原野上;秋天,透过松林的屏风,橡树、枫树和白桦闪射出火焰般的彩色光辉,狐狸在小山上叫着,小鹿静悄悄地穿过了笼罩着秋天晨雾的原野。

沿着小路生长的月桂树、荚迷(草字头)和赤杨树、以及巨大的羊齿植物和野花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使旅行者感到目悦神怡。即使在冬天,道路两旁也是美丽的地方,那儿有无数小鸟飞来,在出露于雪层之上的浆果和干草的穗头上啄食。郊外事实上正以其鸟类的丰富多彩而驰名,当迁徙的候鸟在整个春天和秋天蜂拥而至的时候,人们都长途跋涉地来这里观看它们。另有些人来小溪边捕鱼,这些洁净而又清凉的小溪从山中流出,形成了绿荫掩映的生活着鳟鱼的池塘。野外一直是这个样子,直到许多年前的有一天,第一批居民来到这里建房舍,挖井筑仓,情况才发生了变化。

 

从那时起,一个奇怪的阴影遮盖了这个地区,一切都开始变化。一些不祥的预兆降临到村落里:神秘莫测的疾病袭击了成群的小鸡;牛羊病倒和死亡。到处是死神的幽灵。农夫们述说着他们家庭的多病。城里的医生也愈来愈为他们病人中出现的新病感到困惑莫解。不仅在成人中,而且在孩子中出现了一些突然的,不可解释的死亡现象,这些孩子在玩耍时突然倒下了,并在几小时内死去。

一种奇怪的寂静笼罩了这个地方。比如说,鸟儿都到哪儿去了呢?许多人谈论着它们,感到迷惑和不安。园后鸟儿寻食的地方冷落了。在一些地方仅能见到的几只鸟儿也气息奄奄,它们颤栗得很厉害,飞不起来。这是一个没有声息的春天。这儿的清晨曾经荡漾着乌鸦、〖柬鸟〗鸟、鸽子、〖木坚〗鸟、鹪鹩的合唱以及其他鸟鸣的音浪,而现在一切声音都没有了,只有一片寂静覆盖着田野、树林和沼地。

农场里的母鸡在孵窝,但却没有小鸡破壳而出。农夫们抱怨着他们无法再养猪了——新生的猪仔很小,小猪病后也只能活几天。苹果树花要开了,但在花丛中没有蜜蜂嗡嗡飞来,所以苹果花没有得到授粉,也不会有果实。

曾经一度是多么引人的小路两旁,现在排列着仿佛火灾浩劫后的、焦黄的、枯萎的植物。被生命抛弃了的这些地方也是寂静一片。甚至小溪也失去了生命,钓鱼的人不再来访问它,因为所有的鱼已死亡。

在屋沿下的雨水管中,在房顶的瓦片之间,一种白色的粉粒还在露出稍许斑痕。在几星期之前,这些白色粉粒象雪花一样降落到屋顶、草坪、田地和小河上。

不是魔法,也不是敌人的活动使这个受损害的世界的生命无法复生,而是人们自己使自己受害!

 

上述的这个城镇是虚构的,但在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都可以容易地找到上千个这种城镇的翻版。我知道并没有一个村庄经受过如我所描述的全部灾祸,但其中每一种灾难实际上已在某些地方发生,并且确实有许多村庄已经蒙受了大量的不幸。在人们的忽视中,一个狰狞的幽灵已向我们袭来,这个想象中的悲剧可能会很容易地变成一个我们大家都将知道的活生生的现实!

是什么东西使得美国无以数计的城镇的春天之音沉寂下来了呢?这本书试探着给予回答。?

 

—摘自本书第一章—

 

 

作者RACHEL CARSON是美国海洋生物学家,1907年5月27日生于宾夕法尼亚州,1964年4月14日在马里兰州逝世。她曾写过《在海风下》、《环绕着我们的海洋》、《海洋边缘》等有关海洋生物的著作。1958年,她把全部注意力转移到了危害日益增长的杀虫剂使用问题上来。她花费了4年的时间遍阅的美国官方和民间关于杀虫剂使用和危害的报告。在详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她于1962年写成了《寂静的春天》一书。《寂静的春天》揭露了美国农业、商业为追求利润而滥用农药的事实,对美国不分青红皂白地滥用杀虫剂而造成生物及人体受害的情况进行了抨击。通过大量阅读资料和实地考察,她的科学素养使她对这一被人们所忽视的环境问题作出了深刻的分析。该书出版后,立即引起了很大注意,也引起了很大争论。她曾亲自出庭参议院贸易委员会为杀虫剂问题作证。当时的KENNEDY总统在一份报告里明确地支持了她的见解。

本书通过对污染物迁徙,变化的描写,阐述了天空、海洋、河流、土壤、动物、植物和人类之间的密切联系,初步向人们揭示了环境问题的深度及广度。国际上,许多人认为一个新的生态学时代开始于《寂静的春天》的发表,这是对这位20世纪最伟大的女性之一的这部不朽著作的最高评价!

历史不会遗忘南丁格尔,也决不会忘记卡逊女士!

 

附录:《寂静的春天》各章目录

【1】明天的寓言

【2】忍耐的义务

【3】死神的特效药

【4】地表水和地下水

【5】土壤的王国

【6】地球的绿色斗篷

【7】不必要的大破坏

【8】再也没有鸟儿歌唱

【9】死亡的河流

【10】自天而降的灾难

【11】超过了波尔基亚家族的梦想

【12】人类的代价

【13】通过一扇狭小的窗户

【14】每四个中有一个

【15】大自然在反抗

【16】崩溃声隆隆

【17】另外的道路

 

 

“……我进一步要强调的是,我们已经允许这些化学药物使用,然而却很少或完全没有对它们在土壤、水、野生物和人类自己身上的效果进行调查。我们的后代未必乐意宽恕我们在精心保护负担着全部生命的自然界的完美方面所表现的过失。

对自然界受威胁的了解至今仍很有限。现在是这样一个专家的时代,这些专家们只眼盯着他自己的问题,而不清楚套着这个小问题的大问题是否偏狭。现在又是一个工业统治的时代,在工业中,不惜代价去赚钱的权利难得受到谴责。当公众由于面临着一些应用杀虫剂造成的有害后果的明显证据而提出抗议时,一半真情的小小镇定丸就会使人满足。我们急需结束这些伪善的保证和包在令人厌恶的事实外面的糖外衣。被要求去承担由昆虫管理人员所预测的危险的是民众!民众应该决定究竟是希望在现在道路上继续干下去呢,还是等拥有足够的事实时再去做?金·路斯坦德说:“忍耐的义务给我们知道的权利”……”

 

“……象伊利诺斯州东部喷洒农药这样的事情提出了一个不仅是科学上的,而且是道义上的问题。这个问题即是:任何文明是否能够对生命发动一场无情的战争而不毁掉自己,同时也不失去文明的应有尊严。

这些杀虫剂不具有选择性的毒效,即它们不能专一地杀死那种我们希望除去的一个特定种类的昆虫。每种杀虫剂之所以被应用只是基于一个很简单的原因,即它是一种致死毒物。因此它就毒害了所有与之接触的生命:一些家庭驯养的可爱的猫、农民的耕牛、田野的兔子和高空飞翔的云雀。这些生物对人是没有任何害处的,实际上,正是由于这些生物及其伙伴们的存在,才使得人类生活更为丰富多彩。然而人们却用突然和令人毛骨竦然的死亡来酬谢它们!在萨尔顿的科学观察者们描述了一个垂死的百灵鸟的症状:“它侧躺着,显然已经失去肌肉的协调能力,也不能飞动或站立,但它不停地拍打着它的翅膀,并紧紧地收缩起它的爪子。它张着嘴,吃力地呼吸着。”更为可怜的是快要死去的田鼠默默无言的景况,它“表现出了快要死的特征,背已经弯下了,握紧的前爪抽缩在胸前……它的头和脖子往外伸着,它的嘴里常含有脏东西,使人们想象到这个奄奄一息的小动物曾经怎样地啃着地面。”

由于竟然默认对活生生的生命采取这样使其受害的行动,作为人类,我们中间有哪一个不曾降低我们作人的身份呢?”

 

“……在印地安那州南部,一群农夫在1959年夏天一同去聘请一架喷药飞机来河岸地区喷洒对硫磷,这一地区是在庄稼地附近觅食的几千只燕八哥的如意栖息地。这个问题本来是可以通过稍微改变一下农田操作就能轻易解决的——只要改换一种芒长的麦种使鸟儿不再能接近它们就可以了,但是那些农夫们却始终相信毒物的杀伤本领,所以他们让那些撒药飞机来执行使鸟儿死亡的使命。

其结果可能使这些农夫心满意足了,因为在死亡清单上已包括了约65,000只红翅八哥和燕八哥。至于那些未注意到的、未报道的野生物死亡情况如何,就无人知晓了。对硫磷不只是对燕八哥才有效,它是一种普遍的毒药,那些可能来到这个河岸地区漫游的野兔、浣熊和袋鼠,也许它们根本就没有侵害这些农夫的庄稼地,但它们却被法官和陪审委员团判处了死刑,这些法官们既不知道这些动物的存在,也不关心它们死活。

而人类又怎么样呢?在加利福尼亚喷洒了这种对硫磷的果园里,于一个月前喷过药的叶丛接触的工人们病倒了,并且病情严重,只是由于精心的医护,他们才得以死里逃生。印第安纳州是否也有一些喜欢穿过森林和田野进行漫游、甚至到河滨去探险的孩子们呢?如果有,那么有谁在守护着这些有毒的区域来制止那些为了寻找纯洁的大自然而可能误入的孩子们呢?有谁在警惕地守望着以告诉那些无辜的游人们他们打算进入的这些田地都是致命的呢——这些田地里的蔬菜都已蒙上了一层致死的药膜。然而,没有任何人来干涉这些农夫,他们冒着如此令人担心的危险,发动了一场对付燕八哥的、毫无必要的、肮脏的战争!

在所有的这些情况中,人们都回避了去认真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是谁作了这个决定,它使这些致毒的连锁反应运动起来,就象将一块石头投进了平静的水塘,这个决定使不断扩大的死亡的波纹扩散开去。是谁在天平的一个盘里放了一些可能被某些甲虫吃掉的树叶,而在天平的另一个盘里放入的是可怜的成堆杂色羽毛——在杀虫毒剂无选择的大棒下牺牲的鸟儿的无生命遗物?是谁对千百万不曾与之商量的人民作出决定——是谁有权利作出决定,认为一个无昆虫的世界是至高无上的,甚至尽管这样一个世界由于飞鸟搭拉的翅膀而变得暗淡无光!这个决定是一个被暂时委以权力的独裁主义者的决定;他是在对千百万人的忽视中作出这一决定的。对这千百万人来说,大自然的美丽和秩序仍然还具有一种意义,这种意义是深刻和必不可少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jcedu.org

Copyright © 2018-2020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  技术支持:江苏绿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05004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