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位置: 首页 > 教理研究 > 人世间杂志 > 《人世间》总第015期——教我放生的师傅

《人世间》总第015期——教我放生的师傅

发布日期: 2022-01-03 浏览量: 269 次浏览

•我闻

想起了教我放生的师父,那是以前在苏州认识的。

那时我是个骄奢的人,觉得生活应当尽可能地精致和快乐,老是乱花钱,相当不珍惜物品。一次生气,甚至撕了两件衣服泄愤。那时虽然放生,心里却站在一个主宰的位置。那种感觉,有些像富人高高在上地施舍给穷人。想想当时的自己,是浅薄而骄傲的。

可是那天认识了正海师。

也是缘分。去一座寺院拜佛,偶然看见一张纸,上面写着观世音菩萨圣诞那天将有大型放生活动。于是跑去问,放生善款放在哪里。知客师说,大殿已经关门了,明天再来吧。心有不甘。一位福建小师父用夹生的普通话说:“有位师父每天都放生。

就这样,见到正海师。他有一张憨厚的脸,额头和脸颊.上都有深深的皱纹。眼睛大而圆,率直的举止中隐藏着温和。

接过我递过来的钱,他称念一声:“阿弥陀佛!”中气十足。然后:“明天 你跟不跟我们去放生?”是浓浓的东北口音。

第二天中午,正海师刚吃完饭,正在散步。看见我,他说:“来了? 我给你找辆自行车。”我骑上自行车,正海师骑上一辆很旧的三轮车,还有一位妙云师随行。

先去买鱼。居士供养的钱一共一百多元,正海师买了40多斤鱼,加上水有60斤,装在他的三轮车上。

车骑出市场,上了街道。我在学校里是飙车惯了的,从大一开始,朋友们就恼我骑车速度太快。我曾为此十分得意。可是——

“老和尚你到哪里去了!

妙云师叫道。这位来自青海的年轻师父骑着越野型自行车。但我们都赶不上正海师。妙云师口中的“老和尚”早把衣襟一撩,骑上三轮车。各种车子络绎不绝地开过,“老和尚”如梭子一样在车流中穿来穿去,转眼就没了踪影,只留下一团烟尘在飞腾。

我和妙云师面面相觑。面前是三岔路,我们该走哪条?

忽然,妙云师一指我的后车轮:“车胎好像爆了。”我赶紧下车看,果然。幸好旁边有个修车的小摊,我们便在那里修车。

后车胎刚补好,耳边传来振聋发聩的一声:“阿弥陀佛!”正海师出现了,诧异地问我们:“你们怎么不见了? 我跑了好远回来找你们呢。

终于到了苏杭大运河边。

放生的时候,只见那些原本奄奄一息的鱼儿都翻过身来,头全向着一个方向,聚精会神地望着正海师,随后,一条一条地跳出水面,像是在表示谢意。

真的震撼了。头一次发现生命如此有灵性和值得珍惜。

以后,天天跟正海师放生。很敬仰他。虽然他的外表很普通,但是他有真正的修行人的心。曾供养他一套秋衣。他瞪大眼睛,认真地说:“我的衣服可多了。”果真, 他搬出一套套农服给我看。旧的,破的,大小不同,可是都十分干净。“这些,都是别人穿旧了扔掉的。我检回来,洗干净折叠起来,谁需要就给谁穿。”眼里有一些酸。正准备开口,妙云师来了。正海师招手叫他过来:“来,来,我给你一双手套。”

妙云师摆手:“我有我有。 ”

正海师拿起手套,认真地说:我这可是魔术手套。你看......”他使劲拉扯着那只看上去不太大的手套,拉到足以放进一只猫。

妙云师笑:“魔术手套有什么稀罕的。”

“好啦好啦,”妙云师走后,我说:“您愿意把这套衣服供养谁就供养谁。我不管了。”

“这样才好。”正海师满意地点点头。

他什么都布施。有居士问他在哪儿可以请到看经文的木搁架,他就把自己用了好几年的架子结缘出去了。一次我在他那里偶然看到性空法师亲笔写的经文,赞叹了一句,他也把这经文给了我。他的手里简直没有什么不能随手结缘的。

除了一部小小的经典。那部经,是告诉人,顺境来了不喜,逆境来了不厌的。他认真地说:“这部书可好了!可我不结缘给你们。恐怕给了你们,你们就不会真正用心看了,每次在我这里看,才会看到心里去。”

放生的时候,他总是一条一条地拿鱼,因为,他怕随水倾倒,鱼会疼。

如果有人围观,他更高兴。一次,很多苏州大学的学生好奇地尾随了他来。那些男孩女孩的脸上,有惊疑,有好笑,有不解。正海师耐心地叫他们过来:‘“来来来,你们来放。”女孩们大多不敢,男孩们则嘻嘻哈哈,把鱼和甲鱼当玩具一样高高抛起,扔到水中。

正海师微笑着告诉他们:“鱼会回来谢谢你们的。”学生们不信,哄堂大笑。

可是鱼回来了,一如既往。学生们惊诧地大叫:“鱼回来了,鱼回来了!”

再放时,那些男孩子的手,不由自主地轻了很多。

“今天给他们种善根了!”回去的路上正海师说。

他也有糊涂的时候,搞不清楚地点和方向。那回,他兴高采烈地告诉我,第二天居士们要和他一起去灵岩山寺。结果,第二天我们实际到的是天寿圣恩禅寺。

那天,很大的雨。山上的植物也因此青翠欲滴。满山满寺的桂花,清清郁郁,累累结结,洒落一地金黄。那天,我似乎突然听到了佛菩萨的感召,于是在那里受了皈依。

第二天,和正海师一起下山回去时,车里有个小孩,畏缩地躲在车厢角落。正海师轻轻揽住男孩,抚摩他的头顶,给他讲难陀出家的故事:先是贪恋妻子,然后见到天女贪恋天国,最后见到地狱,方才绝了世俗之念。

旁边有两位中年人,也听得入迷。车窗外冷雨飘飞,车厢里竟有暖意。

离开苏州的那天,我向正海师道别。最后一次把放生的五十元放在他桌子上。心里伤感:“师父,我要走了。”他看也不看,随手把钱放进布袋:“蛮好, 蛮好。功德无量。,不愿打搅正海师念经,我默默迈步出门。耳边传来他慈祥的声音:“下次到苏州,再一起去放生。

后来搬到了天津,我也开始学着师父,天天放生。他说过:“多钱多放,少钱少放,没钱不放。’我也开始学着他,不执著于放生,不为此挂碍。

我变得节俭,谦逊,淡然。

常常会想起教我放生的恩师。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骑着他那辆老爷三轮车,晃晃荡荡地进入车流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jcedu.org